韩信为什么甘受胯下之辱?

“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这是一千古不变的真理名句。多少风云人物,英雄豪杰都因能屈能伸而叱诧风云,最后功成名就。

勾贱为复国而“卧薪尝胆”,韩信同样为了实现理想抱负而忍受“跨下之辱”!

韩信自幼父母双亡,生活无依,平时主能靠钓鱼维持生计,但是鱼也不是天天能上钩,经常有上顿没下顿的。河边一位漂母看韩信可怜,就经常从家里带饭到河边给他吃,因此韩信遭到周围人的歧视和冷遇。

有一天,韩信在集市上被一屠夫欺负,屠夫对韩信说:“你虽然长得人高马大,每天背着一把剑,其实你就是装装样子,什么本事都没有。如果你真有本事的话,你敢用你的剑来刺我吗?如果不敢,你就从我的裤裆下钻过去。”

面对恶霸的侮辱,韩信明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如果发生冲突,吃亏的是自己,就算杀了他,自己也得偿命,得不偿失。况且韩信熟读兵法,立志要干出一番大事业,于是忍了下来。他当着众人的面,趴在地上,从那个屠夫的裤裆下钻了过去,这就是史上著名的“胯下之辱”!

《史记·淮阴侯列传》:“淮阴屠中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胯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为了实现抱负,韩信投军到项家军中,期间曾多次向项梁和项羽推荐战争策略,然不得采纳,只被任命为执戟郎一职,韩信负气之下离开项营,转投到刘邦帐下。

公元前206年,韩信在萧何的推荐和保举下,被刘邦拜为大将军,韩信向刘邦献计向东发展、夺取天下的军事谋略。

韩信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意图。突然出兵陈仓,把章邯打个措手不及,顺利还定三秦,名将章邯也被逼自杀身亡,为刘邦打开东出的大门。之后韩信又擒魏灭代、降燕破赵、北击齐国、水淹龙且、四面楚歌,垓下之战逼得项羽乌江自刎,刘邦取得楚汉之争最后的胜利,建立了西汉王朝。

西汉的国土,至少有三分之二是韩信打下的,所以对于西汉的建立,韩信立下了不世功勋,因此被封为齐王,后又改为楚王。

汉高帝五年(公元前202年),楚王韩信回到了楚地,召见那位曾经带饭自己饭吃的那位漂洗丝绵的老妇,赐给她一千金。又召见曾经羞辱自己、叫自己从胯下爬过去的屠夫,当时屠夫得韩信封王回来,很害怕。没想到韩信没有降罪于他,反而任命他为楚国的中尉。并对自己的部下们说:“这是位壮士啊。当他侮辱我时,我难道就不能杀了他吗?只是杀他得不偿失,所以忍了下来,才达到了今天这样的成就。”

《资治通鉴》:韩信至楚,召漂母,赐千金。召辱己少年令出胯下者,以为中尉;告诸将相曰:“此壮士也。方辱我时,我宁不能杀之邪?杀之无名,故忍而就此。”

小不忍则乱大谋,退一步海阔天空。韩信于市集被屠户侮辱时,如果拔剑相向,不论胜负,难免遭受牢狱之灾。为了实现理想,他甘受“跨下之辱,”才有后来施展抱负的机会,最终成为一代兵仙!


韩信当时受胯下之辱的心态可以说是不与这样的庸夫莽汉一般见识,一般心态。他着眼的是行军的大略,兵家的帷幄。他那里正眼去看待这样的莽汉狗当之事,只是时与势的具象骤然面临在他的面前,他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宁可选择屈辱、隐忍的活下去、活下去(民间有语小不忍则乱大谋),以此他甘受胯下之辱来换取他的青年志向,青春愿望来实现他的内心深处的最大抱负——他不能一般的活下去,他有非常之志,然后去做非常之事啊。

太史公说:我到淮阴,淮阴人对我说,韩信即使是平民百姓时,他的心志就与众不同。他母亲死了,家中贫困没有用来葬母亲的钱,可他还是到处寻找又高又宽敞的坟地,让坟墓旁可以安置万户人家。我看了他母亲的坟墓,的确如此。

从司马迁所著《史记·淮阴侯列传》中我们就能清楚的看到韩信他的身世决不是一般的庶民百姓,乡野草民,而是有一定身份的高贵贵族,只是到了韩信这一辈,或者是他的父辈已经是走向衰败没落,流浪于乡野街市,没有了往日的高贵时光,他已经流浪于乡野街市,但是他仍然跨剑而行,剑不离身,这样的表现已经非常明显的显示他决不是一般的庶民百姓,而是有着自己非凡能力与远大理想的青年志士,他肯定也是饱读兵书,熟练兵家之略的青年才俊,战乱四起,秦吞六国,家道没落,他只能流于街市。去寻觅窥探自己的用武之地,在这样的境遇之下,他面对着淮阴街头庸夫莽汉,混混一般的劣等刁民他能够拔剑而行吗?绝对不能,他的剑是祖传的宝剑,他的志向是着眼于千军万马,兵家之略,对于这等刁民他只能甘受胯下之辱,以图来日能够施展他的个人本领,不旷废他的一世之志。


为何年轻的韩信甘受胯下之辱而不奋起反抗,因为当时他除了钻裤裆认怂外,别无他法!

(大将韩信)

后来的韩信手握雄兵百万,你再看看哪个莽汉再敢这样说?吓都吓死他了,还敢得瑟?

此一时彼一时!

昨日所谓的跨下之辱反而成为韩信成名的标签,着实有点牵强附会!

因为类似跟韩信一样忍受胯下之辱的多了,只不过没有像韩信那么有名而已。韩信甘受胯下之辱,就是胯下之辱,没有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崇高境界。我相信,那种情况下,100个人,99个会从那个屠夫的裆下爬过去的。

《水浒传》里杨志卖刀就是类似的故事。很不巧,杨志直接把那个泼皮一刀砍了。其实,杨志忍一忍,认个怂其实也能过去。不过,杨志砍了也就砍了,我认为杨志砍的好,砍的对。因为没必要忍!虽然杀一个泼皮也给杨志带来了官司,但是结果不是也没什么吗?

(杨志卖刀,杀泼皮)

只要道义和正义在你这边,这样的无赖和泼皮杀了也就杀了,是在为民除害,有何不可?

再说韩信所谓的胯下之辱。

当时的韩信,手无缚鸡之力,饥渴难耐,而且还有求于屠夫,所以只能忍受胯下之辱。家里有老娘,没有肉吃,岂不是白白饿死?韩信封王后,还专门感谢这位屠夫,不仅给钱,还让他当官。

说白了,韩信所谓的胯下之辱,就和小时候孩子们玩的过家家一样,一个富家小孩子对一个穷孩子说,你从我裆下爬过去,给你一块钱!穷孩子就爬过去了。就是这么简单。

韩信经常去那家屠夫店赊肉吃,又付不起钱,屠夫就说,你爬过去,帐免了。韩信是兴高采烈的就爬了过去!因为换了谁,都会爬过去。

杨志可受不了那个泼皮的屈辱,所以一刀砍了泼皮。换了韩信,估计也是一刀砍。

所以,所谓的韩信胯下之辱,没有像后人传的那么邪乎。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大家有所图,有所乐而已。那时候的韩信也没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只不过是他成功后,后人编的一个所谓励志故事而已。可别太当真!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欢迎讨论,不喜勿喷!图片来自网络,侵权联系秒删。


韩信本不用受“胯下之辱”,为什么他要放弃自己尊严?

在今天,我们的历史书上还将韩信忍受“胯下之辱”标榜为能屈能伸的古人榜样。然而,当我们翻开史记中司马迁对于韩信早期经历的描述,你就会发现“胯下之辱”其实没有那么高尚,韩信的前半生几乎就是个噌吃噌喝又高傲的懒鬼,而人人称赞影响到韩信人生的“胯下之辱”恰恰是有人瞧不起他这个懒鬼,故意羞辱他才发生的,这也就理解了为什么韩信在功成名就回到家乡后不仅没有报复让他钻胯的人,反而还厚重的赏赐了他。其实这并不是韩信胸怀大度,而是这次的羞辱真的让韩信成长了。

在司马迁的《史记·淮阴侯列传》中:

“淮阴屠中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胯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这段记载的意思是:在淮阴这个地方有一个侮辱韩信的人,他认为韩信长得高高大大,又带有一把佩剑,但性格却非常懦弱,所以他当街叫住韩信说:你有胆子要么用剑把发刺死,要没胆子就从我裤裆下钻过去,而当时韩信选择了从他裤裆下钻过去,当时大街上围观群众都嘲笑韩信儒弱。

其实从这段话中头几句就已经说明了,韩信在身高上是占有优势的,而且韩信是没落的贵族,身上佩戴有一把宝剑,就连羞辱他的人都说他长得高大,但是性格却很儒弱,由此可见,以韩信当时的优势条件是完全可以打败羞辱他的人的,而且韩信有宝剑在手而对方手无寸铁,这样看来韩信并非处于弱势,也根本不存在什么被逼钻裤裆,韩信服软能屈能伸也不存在。那么韩信既然占优势,能够摆平对手,那么为什么他又不出手教训对方,而选择了屈辱的钻裤档了?很可能与他当时性格太懒惰有关。

《史记》载:“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信喜,谓漂母曰:“吾必有以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而进食,岂望报乎!”

司马迁记载,当时漂母在河边洗衣,见韩信穷得没饭吃,非常可怜。因此她每一次来河边洗衣服时都给韩信带饭,这一带饭就是十日之久,而韩信在最后一次吃过漂母的饭后就告诉漂母:这十几日饭食算我借你的,以后我必定报答你。而漂母听后非常生气的说:你现在穷的都没饭吃了,这么大个男人竟然连自己都养不活,还指望你怎么回报我?

其实,在《史记》中有很多关于韩信懒惰的描述,比如他在南昌亭长家里白吃白喝了几个月,南昌亭长夫人欲将韩信赶走,韩信知道后才离开。按道理来说:韩信堂七尺男儿为什么会连自己都养不活,要靠流浪乞讨度日了?说到底还是与他自己懒惰和高傲有关。

诸葛亮在未岀山前也曾一边学习一边种田,他有才华但不高傲,靠着种田他就算没遇明主也不至于饿肚子。可韩信却不同,他自认为是贵族后代,又富有才学,因此不愿意做劳力劳动,自认为天生就应该成为有权有势的人,可他这种高傲加上懒惰让他在前半生频频地饿肚子,现在有一句话不是叫做“不是让社会去适应你,而是你应该去适应社会”。后来,韩信经受了胯下之辱,这件事令他刻骨铭心,他这才决定改变自己投身军营,因此才一步步上位变成大将军。

因此,韩信本来不必受“胯下之辱”,但经过此事却点醒了他,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只有实干才能出人头地,而一旦懒惰,就算空有抱负和才华终究也难以实现理想,这也许就是韩信为什么不惩罚当年羞辱他的人,反而还赏赐他的重要原因吧。

本文为作者“一路伴你看天下”原创作品,欢迎大家评论和转发,转发请注明出处。欢迎对我加关注,我们一起去探寻更多好看好玩的历史和文化。


韩信甘受胯下之辱,可以这样去看。

大丈夫学得文武艺,当得遇明主。然后纵横天下,去沙场争锋、灭国擒王、建功立业、光宗耀祖。

焉能浪掷身躯,与市井之徒斗狠,万一失手便自误其身,还要扺上了性命。

这就是韩信甘受胯下之辱的最合理原因!

这样的想法,也很符合古人的价值观,尤其是春秋战国以来的士风。

韩信是有志向的人,又是韩国贵族之后,从其居无定所,寄人篱下,还要始终在腰间挂一把佩剑。

由此看韩信,人虽落魄,其志非小!

也有说,韩信是确实打不过那群地痞,或是不敢打。那就错了!

战国时代,秦汉时期的知识分子,可不是宋朝之后的文弱书生。

那时代的知识分子,绝不是文弱的代名词。

凡在少年时代能有条件读书的人,那么自读书之日起,就得同步学习击剑、弓弩射艺、驾驭车马等技艺。就是六艺。

那时代的击剑,也绝不是后来的剑舞。而是实打实的刺击之术,更像今日奥运会的击剑。

又,所谓韩信得奇遇,获授兵法等等,只是传说。

史书也没仔细记载韩信的少年时代究竟是如何的。

然而,当韩信既已成年,又能腰佩长剑时,要拔剑击杀几个市井中人,易如反掌!

之所以不杀,宁可受胯下之辱。完全是因为当时天下尚未乱,秦法又森严。

若韩信不甘受辱,拔剑杀人。

那么,立即就成了杀人犯。如此,不是按律扺命,就是牢底坐穿,终生陷干苦役之中。

也没有人会替他疏通关系,一个吃饭都要靠別人的破落户子弟,谁肯为他去出力?

这样的话,韩信的抱负,就再实现不了。

最后总结,韩信这样的人,军事天才,政治小白。他也不会未卜先知能算出大秦必亡。

如果秦不亡,那么,韩信等得,或就是大秦再征发天下兵,去讨伐异域的机会。

如果天下反秦,那么,韩信也投军反秦。

后来,他就投入了项梁的楚军中,从此踏入戎旅,投身于反秦战争的时代大潮中。

项梁亡,又属项羽,再投刘邦,直至成为天下名将。

并以赫赫军功战绩,被后世奉为军神兵仙!

图来自网络


韩信为什么甘愿忍受胯下之辱?这里面涉及多个成语故事,让我们慢慢一一道来。

一竿之微

清·沈菊庄《韩淮阴钓竿歌》:“千金之重酬漂母,一竿之微还忆否?”

韩信出身贫寒,从小混迹于闹市,养成了放纵而不拘礼节的性格,长大了也没有学得一技之长。母亲让他出去干活挣钱,他跑到街上听人讲古,对方无事讲得入迷,他饿着肚子听得有趣,人家过完了嘴瘾拍拍屁股走了,他过完了耳瘾摸摸肚子还咕咕叫。母亲让他上山砍柴,他又跑出去找人习武拼杀,饿了就赖着脸皮四处蹭饭,混吃度日。后来,他的母亲死了,他穷得没钱来办丧事。

埋葬了母亲,韩信望着天上的白云出神,他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每天这样混着过对不对,但他又实在不愿意和大街上那些贩夫走卒混为一伍,他不由得摸了摸肚子,那里面装的是那位神秘的仙人教授给他的满腹兵法经纶,他想着哪天自己终会有用武之地。

他想起了听人讲过的姜子牙渭水垂钓的故事,于是,他也弄了一根鱼竿,到城外的河边去垂钓。姜太公钓鱼好歹衣食无忧,但这时的韩信却是衣食无着。他端坐河边,平复自己的心情,忘却心中的浮躁和生理上的饥饿,忘却“进攻”,将全部心思用在“防守”上,自信、理智、沉着、稳重。他忍受着阳光的暴晒和蚊虫的叮咬,不急不躁,稳如泰山,坚守自己的阵地,相信自己的判断。鱼来咬钩了,他不过分惊喜,尽管可以为他果腹;鱼不来咬钩,他也处之泰然,把这看作是寻常。

他在磨练自己,修炼自己,正如潜龙在渊,人生有高潮也有低谷,低谷的时候不要迷失,更应该时刻准备着。

漂母进饭

西汉司马迁《史记·淮阴侯列传》:“信钓于城下,诸母漂,有一母见信饥,饭信,竟漂数十日。”

韩信天天来河边钓鱼,有鱼无鱼,整天就坐在那里。这一情景被几个靠给人洗衣服为生的老妇人看到了,其中一位大娘心地尤其善良,就过来问韩信:“孩子,我看你整天的不吃饭,不饿吗?”

韩信被老妇人拉回了现实,忍住肠胃的痉挛,硬着头皮说:“大娘,我不饿。”

“不饿?天天看你连吃的都不带,整天坐在这里,能不饿?”

“……”韩信默认。

“唉,你这孩子,干点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钓鱼,能钓上你吃吗?”老妇人嗔怪。

“大娘,你不懂,我在磨练自己的意志。”韩信解释。

“唉。”老妇人又叹了一口气,拿出自己带的干粮分给韩信一半:“吃吧。”

韩信推辞:“大娘,我不要,您自己还没吃呢。”

“吃吧,我看你好几天了,今天特意多带了一些来。”老妇人把干粮硬塞给韩信。

“那……”韩信犹豫着接过来。“那就谢谢大娘。”

“吃吧。”老妇人看这韩信把干粮放进嘴里。

“大娘,等我以后有了能耐,一定会好好地报答您老人家。”韩信一边吃一边说。

老妇人立刻把脸拉了下来:“大丈夫不能养活自己,还好意思说这样的话!我是看你有股毅力,可怜你才给你饭吃,难道是希望你的报答吗?”

韩信一躬到地。

就这样,韩信天天来钓鱼,老妇人天天给韩信送饭,一直持续了两个来月。

胯下之辱

《史记·淮阴侯列传》:“淮阴屠中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于是信孰视之,俛出胯下,蒲伏。一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这天,另一位老妇人来给韩信送食物,韩信问原来那位大娘怎么没来,对方告诉他那老妇人病了,才嘱咐她来给韩信送饭。

韩信很是感动,收起鱼竿,起身来到西城的胡屠夫案前,想在胡屠夫这里赊上半斤肉。

胡屠夫见是游手好闲的韩信,一脸的鄙夷:“若是别人,我也就赊了,可是你,人品太次,你拿什么还我?”

韩信说:“大丈夫言出必行,有借必还!”

屠夫全然不把韩信的话当成一回事,对韩信说:“虽然你长得又高又大,还喜欢抱着把破剑,我看就是个个大要子松的X货!哈哈哈……”说着,旁边的几个商户也跟着大笑起来。

韩信保持着一脸的笑容,有求于人家,总得有些姿态。

“怎么,还不承认?”胡屠夫继续挑衅:“这样吧,你如果不怂,就用剑杀了我!”

韩信依然面带笑容,不为所动。

“哈哈,不敢吧?!不敢就是XX!”胡屠夫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快乐里,回身举刀剁下一块肉,趾高气昂地说:“只要你承认自己是XX,从我的裤裆下面钻过去,你就可以把肉拿走了。”

这时,周围的人们开始起哄,有的说:“钻,钻了就把肉拿走了!”有的说:“韩信就是怂,不服都不行!”

韩信有些下不来台,但是权衡再三,还是当着众人的面从胡屠夫的裤裆下钻了过去。

在场的人笑成一团,纷纷嘲笑韩信胆小,骂他不是男子汉。在众人的嘲笑声中,韩信起身接过胡屠夫手里的肉,转身离去,没有多说一句话。

拜将封侯

元·无名氏《暗度陈仓》:“我也曾陋巷淹留,贫寒常受,红尘火,今日个拜将封侯,才得个功名成就。”

后来,韩信投奔了项梁,留在楚军中默默无闻。项梁败死后,又归属了项羽,项羽也不赏识他,只让他做了一个执戟郎,就是拿着戟看门的门官。韩信多次给项羽献计,项羽从不走心,他感到很失落。

刘邦入蜀后,韩信离开项羽,投奔了刘邦。萧何在与韩信的接触中发现了韩信的过人之处,于是向刘邦拼力举荐。刘邦采纳了萧何的建议,搭起一座高坛,斋戒沐浴,极其隆重的按照任命大将的仪式,正式拜韩信为大将军。然后,韩信给刘邦制定了“东征以夺天下”的方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临晋设疑、夏阳偷渡、木罂渡军、背水为营、拔帜易帜、传檄而定、沈沙决水、半渡而击、十面埋伏,最终逼得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项羽乌江自刎而亡,刘邦一统天下建立了大汉王朝。

因韩信战功卓著,西汉立国后,被刘邦封为淮阴侯。不止拜将封侯,韩信还曾经被刘邦封为齐王、丞相,一人成就了王侯将相的奇迹。

一饭千金

《史记·淮阴侯列传》:“信至国,如所从食漂母,赐千金。”

韩信拜为大将军之后,首先想到了经常接济他的老妇人,他亲自找到老妇人,以千金谢之,奉为母亲,终于实现了他在胡屠夫那里没有实现的“大丈夫言出必行”的诺言。

随后,他又带人去找当年的胡屠夫。那个胡屠夫甚是惊讶,还以为韩信回来报复,看这么多官兵跑也跑不掉,倒也光棍,大笑一声:“天道好轮回,用不着你费劲,我自行了断!”说着,挥刀就想自杀,被韩信手下拦住。

韩信上前,夺过胡屠夫的屠刀,对手下众人说:“这是位勇士,真正的勇士!当年我仗剑而行,他挡住我毫无惧色,问我敢不敢杀他,这种精神正是我方将士需要的!”然后回过身对胡屠夫说:“和我去杀敌建功,怎么样?”

胡屠夫半信半疑:“你不杀我?”

韩信笑了:“我杀你干什么,我们又无冤无仇。”

“你真的肯要我?”胡屠夫还是有些不信。

韩信大手一挥:“我不但要你,还要给你升官!”

“好!我跟你去!从今以后,我老胡这条命就是你韩信的了!”

就这样,韩信封胡屠夫做了帐前中尉。从此,胡屠夫誓死追随在韩信左右,屡建战功,官职也越升越高。

看到这里,可能有朋友会说:你啰嗦了这么半天也没说明白,韩信为什么甘受胯下之辱?其实,道理就蕴含在故事中,我没明说不等于没说。朋友们有此一问,那就再啰嗦几句。

韩信的手下亲信也曾追问过韩信这个问题,韩信说:“当年他侮辱我的时候,我难道不能杀了他吗?但是杀了他也不会扬名,而且还会被处死,所以就忍了下来,才有了今天的我。”

俗话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大丈夫能屈能伸,如果连这点儿屈辱都不能忍受,怎么还能有机会进入更高层次?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韩信拜将封侯,青史留名。清·丁耀亢《续金瓶梅》第三回这样说:“如韩淮阴贫时受了胯下之辱,后来以千金谢了漂母,把恶少封了官,真如太虚浮云,有何挂碍!”韩信并不是胆怯,而是看清局势的睿智。

当韩信国士无双的时候,一介百姓又和蝼蚁有什么区别?一出“胯下之辱”,让韩信的情怀得到了升华。善待自己的敌人,这是胸怀,更是谋略,也让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好名声。从此,更多人聚集在他的身边,成就了他一人“王侯将相”亘古绝今的辉煌。

道不尽的传统历史,言不尽的风物人情。我是热爱传统文化的小鱼,解读历史但不歪曲历史,欢迎大家批评斧正。希望我们共同学习,在历史中徜徉,因历史而成长。欢迎交流,望高抬贵手,不吝点赞赐评。


现在我们通常把“胯下之辱”解释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忍辱负重,只为一鸣惊人。这是因为我们的思维被一些脍炙人口的俗语、成语和民间故事所局限了。比如“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就昭示着:对那些有才的人,你若不重用,人家就会任性一下,跑去投靠其他的明主。所以人们很自然地认为韩信天生就具有“忍辱负重,厚积薄发”的禀性。比如以为韩信之所以爬过杀猪少年的胯下,是因为知道自己将来是要做淮阴侯的,所以得先把命保住。

“胯下之辱”的故事来自《史记》,中心思想都是后人的演绎。我们不妨来看看到底当时的韩信是怎样的一个人。

《史记·淮阴侯列传》的开篇有三个故事,这三个故事都是为了说明一句话——始为布衣时,贫无行,不得推择为吏,又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人多厌之者。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说的是韩信少年的时候家里很穷,但是不要被这个“穷”字迷惑了,以为穷天生就要受到同情。后面还有两个字“无行”,什么是无行?就是品行不端。也就是说,韩信既穷又品行不端。一个人如果很穷而且安贫乐道,这是值得颂扬的,但是又穷又不是什么好人,这就让人心生厌恶了。正因为不做善事,口碑不好,所以没有人推举韩信做小吏,当官府临时工。并且他又没有做生意维持生活的能力。所以韩信是既穷又顽还无能。正因为如此,他总是寄食别人家里,其实也就是占人便宜、揩油水。一个不缺手脚的年轻人,虽然没有能力去做生意,帮人家打杂工,搞一点收入还是可以的吧。可是韩信偏不,所以“人多厌之者”,大家都讨厌他。

韩信在亭长家里寄食几个月,人家肯定不爽了。某一天。亭长老婆并不给韩信准备餐具,他又来了,看到没有自己的碗筷,知道人家讨厌他了,很生气,毅然决然的走了。这是什么意思?白吃人家几个月,居然还发火了,气冲冲的就走了,好像人家有义务要供养你一样。

后来河边漂洗衣物的老妇见到韩信没钓到鱼,肚子饿了,于是送给他饭吃。就这样又过了几十天,韩信说以后必定重重报答,可是没想到老妇很不高兴地说:“大丈夫不能自己养活自己,我不过是看你可怜,才给你饭吃,图你什么报答呀!”可见这个老妇生气了,不但是真对他的懒惰,更是讽刺他的自以为是,好像给他饭吃,是以为将来要得他的报答一样。

这两个故事写完,司马迁也差不多告诉大家,韩信在少年时是个什么人了,他其实就是一个不思进取又懒又傻的小混混。于是第三个故事“胯下之辱”也就顺理成章了。

其实当时韩信的内心并没有过多的思想交锋,只是顺其自然罢了。斗得过就斗,斗不过的话,人家让怎样就怎样。

杀猪少年说:“如果你今天不敢杀我,那就从大爷的裤裆底下钻过去吧。”在今天我们看来这不就是不良少年们耍恶斗狠吗?要么有种刺死我,要么就是钻裆爬过去。明摆着韩信那一边孤家寡人一个,另一方呼啸成群,不得不接受耻辱。

有人对这种观点肯定很是不爽,因为颠覆了他们心中的固有的观念。要改变观念比割身上的肉还难受。但是这些事不是个人的杜撰,而且司马迁要告诉大家的。每个人的身边总有那么一两个讨人厌的,大家都不喜欢他,但是若干年后,他或许又成了有钱人。这跟韩信的故事不是一样的吗?难道因为他现在有了钱,当年给大家留下的坏印象立马就消失无踪了吗?若真如此,未免也太势利了吧!


韩信是西汉王朝的开国功劳,和萧何、张良并称为汉初三杰,他率领千军万马攻城拔寨所向披靡,可谓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在刘邦和项羽楚汉相争时,韩信是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

韩信擒魏取代、破赵胁燕,击齐灭楚名震天下,被称为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略不出世。

韩信作为汉军的统帅,其军事实力、胆气不用多说,肯定是高人一等。然而在韩信未发迹的时候,有一天他在淮阴碰到了一个小角色屠户。

当时屠户对韩信说“不要看你身材高大,但你是一个胆小鬼,如果你真不怕死,就用剑刺死我。若你怕死,就从我胯下爬过去”。

韩信听后,本来很气愤,但他望了一下屠户,竟然真的从他跨下爬了过去,街上的人因此都笑话韩信,认为他是一个胆小鬼,这就是胯下之辱的典故。

那韩信为什么甘受胯下之辱呢?

其实,韩信之所以甘受胯下之辱,可以理解他怕死,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打不过屠户,毕竟能统帅千军万马,自然有些搏杀能力。之所以说他怕死,是他不想就这样因一时冲动而丢了性命,也不想因为屠户这样的小人物而毁了自己的一生。毕竟韩信有远大的政治报负,他想建功立业、他想带兵打仗,发挥胸中才学,而这些理想只有活着才能去做。

其实,读胯下之辱这一段,主要不是体现出韩信的胆大与否,而且从中可以看出韩信的冷静、忍耐和对时局的敏锐观察力。

就以当时情况而言,那屠户让韩信要么刺死他,要么从下胯下爬过去,这本身就有很强的挑衅性。

韩信那时还很落魄,若对屠户之言置之不理,屠户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认为韩信胆小可欺,对韩信纠缠不放。

但韩信又不能真的杀了屠户,屠户就是一个小角色,但若真的刺死屠户,韩信自己也就有了人命官司,那时虽然是秦朝末年天下动荡,但杀了人还是有罪的,当时韩信以杀人犯的罪名,可能就会被处死,哪还有以后韩信统兵作战、名震天下的机会。

韩信他认为自己有大才,是做大事的人物,没必要为这样的小角色毁了自己。就如如今也是一样,就算有人言语挑衅你,他虽有错但罪不致死,若你杀了他,那你的罪也是不小的。

再说了韩信和屠户本身并无大多仇恨,屠户言语挑衅韩信,韩信也没有必要杀了屠户,韩信以后是做大事的很,他总是有些胆气、胸襟和忍耐力的。

所以,韩信选了从屠户胯下爬过去。他甘受胯下之辱,虽被别人认为是胆小鬼,但他留得有用之身,以后可以建功立业。当他功成之日,他所受的胯下之辱和他的功业相比,也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韩信属于那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类型的人。也幸亏萧何成就了韩信,要不然历史上韩信也就是一个寂寂无名之辈罢了。我们从韩信人生经历来看,韩信他是一个平民,可以说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韩信是一个毫无社会地位可言的人。韩信虽然出身平民,但韩信并没有因此而自卑。韩信为人不拘小节且放纵不羁。说难听点就是,韩信属于那种不注重形象放荡不羁的人。早年间韩信想要为官,但由于出身低贱并没有被推举。韩信求官失败后,也不愿意劳作,更没有经商的本事。因此韩信就开始成为了“社会蛀虫”般的存在。在家啃老,在外蹭吃蹭喝。因此十里八乡的人都讨厌韩信。

当时的韩信虽然没什么成就,也没什么本事。但韩信依旧心气十分的高。韩信母亲死后,韩信穷的连安葬自己母亲的钱都没有。韩信自己也借不上什么钱。但韩信又不愿意把自己母亲埋在乱葬岗了事。韩信必须要给自己的母亲把葬礼办的体体面面的。因此韩信自己找了一个十分空旷的地方安葬了自己母亲。韩信找的安葬之所十分的广袤,据说可以安顿得下一万户人家。由此可见韩信白衣傲王侯的心态。但此时的韩信还是一副穷横的模样。

坦率的讲,我并不认为韩信从一开始就心怀大志。韩信之所以会成为后来的那个兵仙韩信。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韩信受到了两次重大的打击。第一次就是韩信的朋友下乡南昌亭亭长可怜韩信,所以就时常招待韩信吃饭。但下乡南昌亭亭长的妻子厌恶吃白食的韩信。因此狠狠的羞辱了韩信。韩信因此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第二次是因为蹭漂母的饭,韩信十分感激对方。发誓会报答对方。但漂母却狠狠的教育了韩信一顿。韩信因此才幡然悔悟,不再浪荡不羁,而是决定奋起拼搏。

韩信受到两次打击后,其决心已定,一定要混出一个样子来。正好当时有个屠夫看不惯韩信,想要当众羞辱韩信。他对韩信说“你虽然长的高大,喜欢佩带刀剑,其实是个胆小鬼。你要不怕死,就拿剑刺我;如果怕死,就从我胯下爬过去。”这要是放以前韩信绝对会一剑刺死屠夫。但韩信立下大志要出人头地。他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屠夫的羞辱而阻挡自己的前程。因此韩信选择了隐忍,他趴在地上钻过了屠夫的胯下。满大街人都觉得韩信是一个懦夫。但韩信却更加坚定了自己出人头地的信念。小不忍则乱大谋!显然心怀大志的韩信不会被小事绊住前进的脚步。

感谢阅读。喜欢的朋友请关注转发评论支持一下


在我看来,韩信不是甘受胯下之辱,而是被逼无奈。即使是普通人,尚且受不了胯下之辱的窝囊气,心有鸿鹄之志的韩信又怎会受的了。

做为汉初三杰之一的韩信,被冠以兵仙的美誉,后人谈及韩信时,总是绕不开韩信甘受胯下之辱的典故,并为此津津乐道。“忍受胯下之辱”似乎成为了现代人面对困境时自我鼓励的良药,来抚平现实中郁郁不得志的伤痛。

其实,也许我们真的高估韩信了。韩信之所以能够忍受别人给他的胯下之辱,极有可能是被逼无奈,不得不受;而不是后人以为的那样,暂时的忍辱负重,以图后世的发达显贵。

韩信受胯下之辱是发生在秦朝统治时期,要知道那时天下还未大乱,各衙门、律法仍旧具有最大权威性。

根据史料记载,秦国早在商鞅变法时期,就颁布了禁止民间百姓私斗的律法。在秦国,百姓因为私事械斗,会被定以重罪,造成死亡的,会被处死。(这与现代法律类似)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将天下货币、文字、车轨、工器具等进行了统一,律法也以秦国的为天下通用。因此,韩信受胯下之辱时期,法律是不允许百姓私斗的。

当时韩信面对的是流氓、无赖,估计不见一见血,对方是不会轻易放过韩信的。不过,如果韩信肯钻裤裆的话,另当别论。

留给韩信的只有两条路,要么钻裤裆,要么见一见血,然后自己再被秦国律法给PK掉。

先来分析“见一见血”这条路,能不能行的通。

韩信虽然是统兵打仗的帅才,善于出人意料、兵行险招,往往能够百战百胜。但韩信与项羽不同,项羽是武艺高强、身强力壮的万人敌,是将才。而韩信虽是帅才,但不是将才,史料上也没有韩信像项羽那样冲锋陷阵的记载。

因此,韩信更多的是一个动脑能力强大的军事家,但并不是一个武艺高强的格斗家。所以,韩信在面对一群地痞流氓时,即使手拿宝剑,也不一定有完胜的把握。

韩信受胯下之辱时所面临的囧境就是,一是不能打,法律严酷,不论胜负估计都会没命;二是不敢打,因为打不过人家。所以韩信只有钻裤裆这一条路走了,这是真正的被逼无奈,与后人以为的忍辱负重完全是两码事。

韩信只能说是一个战略指挥家,但并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他的人格存在着先天性不足。在后来刘邦、项羽在荥阳、成皋一线反复拉锯战时,韩信竞要挟刘邦封自己为齐王,如此荒唐的做法,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

看似剑不离手的韩信,其实脆弱的很。他的宝剑更可能多的是类似于太极花剑那样的象征剑,而不是披荆斩棘的战斗剑,所以,韩信是不会亮剑的……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