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喜欢贾琏吗?_有人玩金亚洲吗

谢谢邀请。

首先我们看看鸳鸯对王熙凤的态度:

王熙凤在过生日时喝大了,鸳鸯来敬酒时:

(王熙凤)“忙央告道:好姐姐们,饶了我吧,我明儿再喝吧”。鸳鸯笑道:“真个的,我们是没脸的了,就是我们在老太太跟前太太还赏个脸呢。往常倒有些体面,今儿当着这些人倒拿起款儿来了。我原不该来,不喝,我们就走。”说着真个回去了。

鸳鸯是贾母的大丫鬟,王熙凤在鸳鸯面前低三下四恭恭敬敬处处彰显着对贾母的威仪;鸳鸯也时刻记着自己是贾母跟前的人,处处说话硬气行事高人一等。宝钗帮史湘云办螃蟹宴时,鸳鸯高调说王熙凤:“二奶奶在这里伺候,我们可吃去了。”又说“奶奶又出来做什么?让我们也受用一会子。”

鸳鸯在炕上坐着和平儿说话时,小丫头跑来说二爷进来了,平儿急忙迎出去,贾琏忽见:

鸳鸯坐在炕上,忙煞住脚笑道:“鸳鸯姐姐,今儿贵脚踏贱地。”鸳鸯只坐着……

可以这样说,鸳鸯在王熙凤面前架子摆的很大,一点也没有小妹对待大姐的姿态,也没有姨娘对正房的尊重与客气。在贾琏面前丝毫没有娇羞的意味,可以断定鸳鸯不喜欢贾琏。但是《红楼梦》书中,确实有一个人让鸳鸯害羞了的,他就是贾宝玉。

当平儿笑着说:“我只和老太太说,就说已经给了琏二爷了,大老爷也就不好要了。”

鸳鸯啐道:“什么东西!你还说呢,前儿你主子不是这么混说的!谁知应到今儿了。”袭人笑道:“他们两个都不愿意,我就和老太太说,叫老太太说把你已经许了宝玉了,大老爷也就死了心了。”鸳鸯又是气,又是臊,又是急,因骂道……

平儿说把鸳鸯给了贾琏了鸳鸯没有害臊,但袭人说把她给了宝玉了鸳鸯马上就害臊了,从这段话可以判断出鸳鸯喜欢贾宝玉不喜欢贾琏。在荣国府里,喜欢贾宝玉的丫头有:袭人晴雯秋纹麝月金钏鸳鸯紫鹃莺儿这些小丫头(可能还有平儿),他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因为贪慕二房里的荣华富贵所以爱慕着贾宝玉。而贾琏,因为元春进宫被贾母抛弃的大房的孩子,除了王熙凤,已经没有什么女人喜欢他了;他屋里原来那几个走了或死掉的女人,走了的是因为贾琏既穷又烂,那死掉的也不会是因为王熙凤。

贾赦想要鸳鸯,王熙凤想过这个的脸面也想过那个的脸面一直考虑的是如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人家鸳鸯一直想着怎样把小事变大。王熙凤知道这事儿不成,所以一直在想尽量不让外人知道,可是鸳鸯循着一个人多的机会可着劲儿闹了个翻天地覆,让贾赦邢夫人的脸面尽失,而且很神奇的有伤害到了王夫人。(有兴趣的朋友请参考我写的《鸳鸯的真正死因是什么,你身边有没有鸳鸯一类的人》)


因为鸳鸯拒绝了贾赦纳她为妾的提案,贾赦便怀疑鸳鸯看上了宝玉或者贾琏,偏偏后来贾琏又找鸳鸯借当而鸳鸯偏又借给了他,王熙凤还说过贾琏看上了鸳鸯,于是鸳鸯是否喜欢贾琏便成了一个问题。

那么鸳鸯是不是喜欢贾琏呢?书中并没有给读者明确的答复,不过,我觉得只要看看鸳鸯对王熙凤的态度就知道了,毕竟,如果鸳鸯真的也喜欢贾琏,曾经有着给贾琏做妾的打算,那么她在王熙凤面前一定会有所收敛甚至有些讨好。否则,就是我们脑洞开大了。

鸳鸯是贾母身边的大丫头,王熙凤是贾母最得意的孙媳妇儿,二人的交集很多。我们挑鸳鸯拒纳之前的交集看一看。

第三十八回,薛宝钗捐了两篓螃蟹让史湘请客。 史湘云令人在边廊上也摆了两桌,让鸳鸯,琥珀,彩霞,彩云,平儿去坐。几个人吃着的时候,王熙凤去凑热闹,鸳鸯开他玩笑说:“好没脸,吃我们的东西”,王熙凤反击,说贾琏要讨鸳鸯做小老婆,鸳鸯红了脸,咂着嘴,点着头讽刺王熙凤:“这也是作奶奶说出来的话,我不拿腥手抹你一脸算不得”,说着赶来就要抹王熙凤,琥珀也笑着说了句“鸳丫头要去了,平丫头还饶他?你们看看他,没有吃了两个螃蟹,倒喝了一碟子醋了”。几个人说着说着闹了起来,最后平儿还误抺王熙凤一脸的螃蟹黄,鸳鸯笑着说是现世报。

在这一段我们可以看出鸳鸯在王熙凤面前不怯不惧,落落大多方,以平等的态度去对待王熙凤,完全没有半点的奴性和阿谀,对比平儿对王熙凤的态度,我们可以猜测鸳鸯对贾琏没有半点儿想法。不然,一个想做别人小妾的女人在正妻面前怎么也不会挺直腰杆子的。更何况琥珀还说了一句”鸳丫头要去了,平丫头还饶她”,其潜台词就是鸳鸯根本就没有想过与平儿争风吃醋的事情。

鸳鸯与王熙凤虽是主仆,但是二人 供事较多,又性子相和,平时打打闹闹,却又配合默契,如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中,两个人捉弄刘姥姥,虽是一主一仆,两人却似一对灵犀相通姐妹花儿一般,你唱我和,天衣无缝。

在鸳鸯眼里,王熙凤就是姐妹一般,她关心凤姐,照顾凤姐,在凤姐眼里,鸳鸯也是知心人,颇为顾念鸳鸯,两个人的友谊深厚,有时候鸳鸯为贾琏行一点方便,也是为了王熙凤的面子。

至于做妾,正如王熙凤所想,鸳鸯是一个集有心胸识见的人,怕是想也不会想的。鸳鸯曾经对平儿和袭人说过:“你们自为都有了结果了,将来都是做姨娘的,据我看来,天底下的事未必都那么顺心如意,你们且收着些,别忒乐过了头儿。”可见,鸳鸯对做姨娘一事多么不屑!


有人说红楼梦是一部写爱情的小说,我很赞同,因为书中确实写了无数爱情,每一段都让人很感动或是很感伤。

宝黛钗三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三角恋,王熙凤和贾琏的由爱生恨,小红和贾芸的一见钟情,尤三姐对柳湘莲的暗恋,龄官和贾蔷真挚的爱情,总之其中还有很多很多种爱情,但是最让人难过的还是鸳鸯对贾琏的喜欢,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生生断了所有在一起的可能。

第一,鸳鸯发誓赌咒不嫁贾赦和宝玉,但她从始至终都没说不嫁贾琏

有人说喜欢分三种,五分的喜欢恨不得把他挂在嘴上招摇过市;有七分的喜欢就只能跟密友分享;若有十分的喜欢,那就谁也舍不得说了,憋着,每天憋着一点小高兴,像只松鼠攒着满腮帮子的果仁。

我想鸳鸯对贾琏的喜欢便是十分,鸳鸯没有向谁吐露自己的心思,后来更是因为贾赦逼婚的事情不能再提这件事儿了,于是这份喜欢便只能永远藏在心底了。

贾赦突然想起来要娶鸳鸯,鸳鸯不想嫁但是她不能够直接说不,那她便向贾母以死明志、断发为尼。

鸳鸯说:“因为不依,方才大老爷越发说我‘恋着宝玉’,不然,要等着往外聘,凭我到天上,这一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终久要报仇。——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别说是宝玉,就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

贾赦恼起来,因说道:“我说给你,叫你女人和他说去。就说我的话:‘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他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

贾赦的话里明明指出了宝玉和贾琏,但是鸳鸯却没有一个字是关于贾琏的,因为她不愿意说出来。虽然知道经过贾赦要娶她这件事后,贾琏不可能违背父亲的的意愿再来娶她了,但贾琏是鸳鸯放在心上的人,她不敢说出那样的誓言,明知此生无缘,但还是想要保留一个小小幻象,无法说出永远不嫁的决绝。

第二,贾赦逼婚,贾母的解决方案暗里表达着鸳鸯的心意

对于贾赦的逼婚,贾母护住了鸳鸯,也想为鸳鸯的将来也想为这件事做一个终结,于是贾母便向王熙凤提出了建议。

贾母笑道:“这么着,我也不要了,你带了去罢。”凤姐儿道:“等着修了这辈子,来生托生男人,我再要罢。”贾母笑道:“你带了去,给琏儿放在屋里,看你那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了!”凤姐儿道:“琏儿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罢咧。”说的众人都笑起来了。

鸳鸯一直在贾母身边,就好像贾母的孙女儿一般,鸳鸯的心意她自然是知道的,贾母便有了将鸳鸯许给贾琏的想法,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了,所以王熙凤一句插科打诨的话便把这件事情说过去了。

第三,通过王熙凤的玩笑话可知贾琏也喜欢鸳鸯,若是早点做打算结局也许就不一样

回想过往,早在之前王熙凤就曾经说过贾琏也是喜欢鸳鸯的,如果当初早一点做打算的话,他们之间的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凤姐儿笑道:“你和我少作怪。你知道你琏二爷爱上了你,要和老太太讨了你作小老婆呢。”鸳鸯道:“啐,这也是作奶奶说出来的话!我不拿腥手抹你一脸算不得。”说着赶来就要抹。凤姐儿央道:“好姐姐,饶我这一遭儿罢。”

凤姐是爱开玩笑,但是这样的话她从来也没有对谁说过,而且这话还是当着这许多的人,如果不是贾琏真的对鸳鸯有意思的话,王熙凤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鸳鸯、平儿、贾琏和王熙凤他们几人每日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相熟,而且各自又都能力相当,见识相似,互生好感也不是不可能,从贾琏向鸳鸯借当一回,可知两人关系不一般,只是贾琏早婚,而且鸳鸯也还小,都想着再晚一点,可是谁知后来就没有了机会。

所以对于表达爱情这件事一定不能够拖延,因为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所以当遇到一个对的人,想要相伴一生的人,一定要告诉他。

作者:陌游常乐。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书中交代很清楚,贾赦想霸占鸳鸯,老祖宗不同意,贾赦说,莫非愿意还惦记宝玉,,,,,,

还有暗示,贾母第一个把贴身丫头袭人交给宝玉,第二个人选即是鸳鸯,只是没朝外人公布。

后来贾母仙逝,王夫人,薛姨妈,王熙凤,薛宝钗等人运作了制造的8年的金玉良缘已经实现,黛玉焚稿断痴情而死,鸳鸯想想没有贾母撑腰,是不可能有机会结合宝玉,随即上吊追随贾母去了。

鸳鸯一直暗恋宝玉,而不是贾琏。


在《红楼梦》中,由于鸳鸯深得老祖宗贾母的信任和依赖,使得她成为贾府中地位最高的丫鬟,也是地位最为特殊的丫鬟。

她尽职尽责,伺候贾母细心周到,使得贾母没有了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她聪明善良,能洞察一切,却从不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她甘于寂寞,安守本分,从不借着贾母的势力索要财物,欺压良善。她更不畏强权,甘愿以死抵制贾赦的逼婚。完全算得上是一个德才貌俱全,适合做老婆的好女子。那她喜欢谁呢?

1.喜欢贾琏,这不可能。贾琏是一个好色而又缺乏担当的男人,好的赖的,脏的臭的他都不拒绝,鸳鸯不会看不到,她怎么可能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呢?况且还有一个堪称“醋缸,醋翁”,心狠手辣的王熙凤,整死尤二姐,平儿都不让贾琏碰一碰,更何况是他人?鸳鸯喜欢贾琏,不就等于是苍蝇往厕所飞,找死吗?

2.喜欢宝玉,似乎也不可能。贾宝玉英俊潇洒,风流多情,看见漂亮女子就迈不开步,是贾母的心头肉,贾府未来的继承人,是贾府许多女子青睐的对象。可唯独鸳鸯不太可能,因为他和袭人是好姐妹,她怎么可能和袭人去抢男人呢?

3.喜欢贾珠,这还真有可能。贾珠是一个好学上进,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有修养,有道德的好青年,深得王夫人喜欢,也完全符合鸳鸯对一个好男人的评判和要求。所以鸳鸯极有可能喜欢上贾珠。况且李纨是一个性情寡淡,有肚量,能容人的人,这也为鸳鸯喜欢贾珠创造了条件。只可惜贾珠命太短,辜负了美人的一番心意,这也是为什么贾赦逼婚时,鸳鸯以死抗争,发誓宁愿永不嫁人的原因,因为她的心随着贾珠的夭亡,早已经死了!

所以说,鸳鸯喜欢贾琏是不可能的,宝玉也不可能,她喜欢的人极有可能是已经夭亡了的贾珠。


按照现代人观点来看,我觉得鸳鸯是喜欢贾琏的,而贾琏也喜欢鸳鸯呢。书中有一回写道鸳鸯去看生病的凤姐,贾琏从外面回来,走进房里开口就是“鸳鸯姐姐贵脚踏贱地”。

贾琏啊,荣国府名义上的管家公子呢,在外面可都是耀武扬威,眼睛都朝天上看了,就是对总护他短的平儿,也不见他叫一声“姐姐”。贾琏的这声姐姐,是否可以理解成今天的“女神”啊?

而鸳鸯呢,坐着不动,也不请安,好似一切都理所当然,不要告诉我,鸳鸯你凭的就是“老太太最得力丫头”这个身份啊?

你可以说,鸳鸯是老太太的贴身丫头,身份尊贵,贾琏应该对老太太房里的“猫儿狗儿”都要尊重。但我也可以认为,鸳鸯对贾琏亲近到完全不拘礼的程度。这跟我们一群人聚在一起,你的挨个打招呼,却独独不会跟那个你爱慕的人打招呼一个道理。

书中还有一次,王熙凤过生日,鸳鸯平儿在廊上这螃蟹,凤姐过来,冲着鸳鸯说“你琏二爷喜欢你呢”。哎哟喂,王熙凤是什么呀?醋坛子呢,她竟然亲口说贾琏喜欢鸳鸯?难道只是一个玩笑?空穴不来风,说不定还跟贾琏在家商量把鸳鸯弄过来,这样不但离贾母更亲了一层,而且挪用老太太的东西典当不是更方便?

在鸳鸯不嫁贾赦那回,鸳鸯在贾母面前盟誓别“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这里鸳鸯只提了“宝玉”可是贾赦是这样说的“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他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还有贾琏”。没有提贾琏,是不是不忍将心事宣诸于口呢?

贾琏是好色,也无能,但他绝对是那个时代贵族公子哥中最正常的一个,比起贾赦,贾珍,贾蓉玩弄女人,贾琏都是建立在你情我愿基础上,而比起宝玉,他很有烟火气息,所以也显得更俗气。所以,鸳鸯不愿做贾赦屋里人,也不会喜欢宝玉,但是对贾琏,就不一定了!


少女情怀总是诗,鸳鸯会喜欢男子一点也不稀奇,而若真有喜欢的人,大概也是贾琏吧。但是,以鸳鸯的觉悟来看,她是不会想着嫁给贾琏的。

王熙凤是个醋缸,平儿说过,贾琏说过,连那小斯兴儿在花枝巷都说过。可这么一个醋缸,竟然会跟鸳鸯开玩笑,“你琏二爷爱上了你,称要讨你做小老婆呢”,众人大笑不止。

贾母生日后贾琏要挪借贾母一箱金银细软支腾段时日,便找的鸳鸯,称其“鸳鸯姐姐”,鸳鸯亦是笑而不语,自然,后面还是借出了家当。

从此来看,鸳鸯是不讨厌贾琏的,甚至两人还很友好,贾琏是荣府唯一一个青年男子,好言谈机变,性情风流,虽然好色,但本性善良,从石呆子和旺儿强娶彩霞两件事可窥一斑。更有贾琏负责荣国府对外事务,时常会与贾母接触,跟鸳鸯合作应该不少,两人接触久了,渐生情愫在所难免。

但是,鸳鸯是一位很有主见,觉悟极高的丫头。仅凭几点,她就得和贾琏保持距离。

第一,王熙凤之善妒。贾琏偷吃鲍二家的一事,早让众人领教了妒妇的厉害。尤二姐吞金而逝,以鸳鸯之聪敏不可能不知道王熙凤难逃干系,更有平儿与鸳鸯情同姐妹,平儿素日的委屈鸳鸯亦知道几分,这样一个龙潭虎穴,鸳鸯才不会去寻死。

第二,贾琏之好色。贾母曾骂过贾赦“不好好做官,成日和小老婆喝酒”,黛玉进府时要拜见舅舅,这舅舅没见着倒是先看到了一群浓妆艳抹的小姬妾们,可见贾赦之好色。有其父必有其子,贾琏的好色程度一点不亚于乃父。多姑娘,鲍二家的,尤二姐,更有一些清秀的小斯,男女兼蓄,荒淫无度,这样的贾琏,怕鸳鸯都嫌弃不已。

最后,鸳鸯的远见。

贾赦要娶鸳鸯,鸳鸯打心里反感,正巧她嫂子要来当说客,一通火就发到自己嫂子身上:

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女儿作了小老婆了,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爷了。我若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

这话不仅用于一般人家的小老婆,连那皇帝的小老婆都是如此,鸳鸯看破了世道人心,才不愿让人趁愿,自己成为冤大头。而鸳鸯要嫁与贾琏就只能做小老婆,这与鸳鸯的想法背道而驰。

所以,鸳鸯有可能对贾琏有好感,但理智也很快会将其扼杀。


谢谢邀请!

类似的问题我曾经答过,毫无疑问,鸳鸯是喜欢贾琏的。证据有三:

一、哪个少女不怀春?

这句话翻译成书中通俗的说法,就是贾赦口中的那句“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是嫌我老了,大约是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还有贾琏。

以贾赦对人性的了解,这个猜测应该是没有任何差错的。哪位少女不怀春呢?像鸳鸯这么大的姑娘,正当是青春萌发的时候,心中没有个谁才叫不正常。可是,她心中会有谁呢?

二、鸳鸯只说她不嫁宝玉,没有提及贾琏。

面对邢夫人的劝说,鸳鸯哥嫂的逼迫,鸳鸯当着贾母的面发誓: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

贾赦同时提及了宝玉和贾琏,可是,鸳鸯只说了宝玉,他对宝玉那么坚决,但是,丝毫没有提及贾琏。一个人心头最柔弱的地方,是不可触及的,鸳鸯这时候不提贾琏,没有接着贾赦的话往下顺,恰恰说明贾琏就是她心头那块柔软的地方,不可触碰。否则的话她会在宝玉后面加上贾琏。

三、鸳鸯对贾琏的好,有目共睹。

贾琏这边没钱花了,手头银子周转不过来,求鸳鸯姐姐偷了贾母的东西出来当,鸳鸯顺利帮他完成了。按理说,鸳鸯帮贾母当家管事,如果她跟贾琏之间啥情意都没有,铁板一块,那么就公事公办,你自己去找贾母,老祖宗同意我就给你东西,她不同意就没我啥事,这样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与鸳鸯一点干系都没有。

但是,鸳鸯显然是站在贾琏的角度帮着他办了,虽然事后说这是回过贾母的,真回过还是假回过,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当一个女孩子愿意去帮你办原本不该是她权限内的事的时候,而且要冒着某种风险的时候,那份情意中总是透着别样的情怀的,那份情意也是足够真切的。

贾母或许早就看出了鸳鸯的心思。

或许有人会问,鸳鸯既然喜欢贾琏,为什么不跟贾琏?连贾母都跟王熙凤说:“你带了去,给琏儿放在屋里,看你那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了。”贾母这半真半假的玩笑,或许正表明她早就看出了鸳鸯的心思。但是,鸳鸯和袭人、平儿三个在一起的时候,私下聊天,自然知道平儿的处境,琏儿虽好,但王熙凤那个醋罐子那一关过不去,即使是跟了贾琏也不会有好日子,王熙凤天天像防贼似的防着,挨都挨不着,还不如现在这样清净。

所以,鸳鸯尽管喜欢贾琏,终究只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更何况还有贾赦发的狠话搁在那儿。

都看到这儿了,点个赞再走呗。我是苏小妮,喜欢我的回答请点击关注并转发分享!


从小说描写应该是的,人的人性需要是很古怪讲缘份的,俗话说腌猪头配蒙鼻菩萨,对上眼,连风姐都看出了,红楼梦中人好烦,太聪明了,却又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贾琏是邪星,粘上他死得最快。


鸳鸯是喜欢贾琏的,这点从少说也有一万个心眼的王熙凤的言行中可以感觉到。

一,王熙凤是荣国府的大管家,管理荣国府的日常生活费用,在荣国府资金链出现问题的时候,她让丈夫贾琏去求鸳鸯,拿出老太太的私房钱救急。王熙凤为什么是让贾琏去而不是她去呢?或者是让自己的得力助手鸳鸯的好姐妹平儿去呢?凭着凤姐姐的观察,贾府心高气傲的首席丫鬟,是喜欢自己那个玉树临风又爱沾花惹草且心眼不坏的丈夫的。

二,史湘云大观园螃蟹宴上,凤姐借着酒劲,对鸳鸯说让琏二爷讨了她去。我看了几遍《红楼梦》,凤姐只对鸳鸯说过类似这种话,感觉凤姐这是带有试探性的酒后真言。

三,邢夫人替夫说媒,想拉上凤姐去找鸳鸯,如果凤姐不了解鸳鸯的心态,怎么可能冒着得罪公婆的风险,先说了一堆贾赦的不是,然后找借口闪了呢?

四,贾赦气急败坏,说鸳鸯惦记着宝玉或者是贾琏,鸳鸯在贾母面前发誓永不嫁人,并特别说明决不嫁宝玉,却回避了提贾琏,这个小细节更加印证了凤姐之前的分析。之后为了缓解气氛,贾母说赶明把鸳鸯给链儿,王熙凤如释重负地说:链儿不配……

根据以上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鸳鸯喜欢贾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