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纪的兰渝铁路,左牵金城兰州,右挽雾都重庆,宛如金丝带

在中国广袤的国土上,有这样一条铁路:早先在1919年,孙中山先生就在《建国方略》中提出修建,并称其为“经过物产极多、矿产极富之地区”,2000年朱镕基总理一锤定音,2008年正式开工建设,2019年1月8日,全线正式开行动车组列车——它就是见证了历史洪流、时代变迁的兰渝铁路。

这条穿越黄土高原、秦巴山区、巴蜀古道,在我国西北和西南之间画出了最近的连线的铁路,不到7个小时,便从金城兰州到达雾都重庆。兰渝铁路正式开建于2008年9月26 日,历经9年攻坚克难,打通了一个个隧道,架起一座座桥梁,途经甘肃岷县、宕昌,四川苍溪、阆中、南部等市县,长达886公里,于2017年9月26日全线通车,成为中国第三条连通南北的铁路大动脉。

甘肃,地处青藏高原东麓与西秦岭陇南山地接壤,境内海拔2000米以上,年平均气温为5.7℃,日照充足,无污染,自古享有“千年药乡”美称。与重庆不同的是,甘肃作为一个不沿江不靠海的内陆省份,必须通过铁路实现与西南以及沿海发城市的交流,发展新格局才能持续释放外贸新动力。早在晚清时代,李鸿章、刘铭传奏请清政府修建京城至甘肃的铁路,虽然被当朝否决,但甘肃优越的区位因素和发展潜力已势不可挡。六盘山区和秦巴山区是我国两大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由于交通不便,信息不畅通,大量优质原生态旅游资源无法得到合理的开发利用,人民生活水平久久不能得到提高。兰渝铁路像一根针,将甘肃宕昌官鹅沟、四川阆中古城、重庆合川钓鱼城等美景串联起来,形成一条的致富的纽带。铁路沿线许多昔日默默无闻的小县城,如今成了游客争相打卡的“网红地”。沿线民众也将火车列为最优选的出行方式,许多火车站点常年客运繁忙,甚至 “一票难求”。 货运方面,兰州局至成昆方向的煤炭、焦炭、钢铁、粮食装车量也大幅增长,甘肃、青海、新疆与四川、重庆的铁路客货运输可经兰渝铁路实现直达,大幅压缩运输距离和时间,物流成本显着下降。不仅如此,兰渝铁路还为西部地区打通外向经济的大通道提供了可能。西部地区优质的土特产、化工产品、蔬菜、电子产品等通过“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班列、“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班列“走出去”,同时将东南亚的热带水果、冰鲜产品,欧洲的压缩机、水泥等货物“引进来”,真正意义上实现国际国内双循环的贸易多赢体系,为西南西北城市的带来无限生机与活力。

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在中国铁路建设者的开辟下,一条条交通大动脉被打通,物流往来便捷畅通,大大缩短了西南、西北、南北城市间的时空距离,为沿线旅游业、制造业等带来的发展机遇,旅客出行体验极大提高、人流物流信息流融加深、“一带一路”+“丝绸之路”发展模式惠及全球,如今奔驰在兰渝铁路上的‘复兴号’就是最好的证明。

(文/唐海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