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数字:过去24小时特别解读(2021.04.28)

作者|孙斌编辑|寒彦制作|新月

内容来源:摘自于育儿无忧,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真相无外乎数据,而数据却未必是真相的全部,透过对数据的梳理,我们希望尽可能整理出更具规律性和互有联系的市场板块信息,以供您投资参考。——过去24小时特别解读

头盘

不怕竞对下刀,就怕前夫作妖。

4月26日,郑爽前夫张恒又让我等吃瓜了。其在微博爆料称,2018年至2019年,郑爽在拍《倩女幽魂》时,因受限薪令影响,伪造阴阳合同偷税漏税。演出收取片酬4800万,剩余1.12亿则以公司增资名义装入郑爽腰包。爆料显示,当时女方曾嫌片酬1.5亿太低,要求涨到1.8亿,最后敲定为1.6亿。按照77天工作时间来算,郑爽单日片酬高达208万。

24君这年纪,还真没看过《只问今生恋沧溟》(郑版片名),倒是对张国荣、王祖贤演绎的87版宁采臣、聂小倩念念不忘。那时,一年挣2万的人都没几个。天道轮回,当年的宁采臣和燕赤霞都作别人世,独留小倩远在异乡,彷徨阴阳界。徐克眼中的小倩创作原型铜锣湾舞小姐,摇身一变成为了日挣208万的代孕爽,新版《倩女幽魂》还要配上补刀前夫的合同旁白。

“小倩”人间的前夫还在折腾,“天津股侠”却决意放弃折腾,在配资平台被切断后,“股侠”微博发文称从此了无牵挂。监管在前,他看来是要永久告别市场了。

回想起学友哥所唱——“道人道道神道自求人间道,问人间到底道在哪里找。”

道在哪里找?还在发酵的特斯拉维权门事件倒真可以做一个反向例证。昨天还被全网讥嘲的贴心奶茶,如今已被证实是有人下套,而新势力三宝中存在感最低的一位,又用“炒鱿鱼”方式赚回一点眼球。Whom god wishes to destroy,he first makes mad(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深深卷入其中的各位,好自为之吧。

还是回到市场,在那里,即便逻辑发生改变,紧跟着的反应至少都属于“理性”的。

昨日,上海机场直接封死跌停。与此同时,中国中免大涨4%,一度暴涨逾7%。中免向上,上机向下,投资者用真金白银投出了票。其实,坤坤比你更先知先觉,根据盘面显示,上海机场在今年一季度已经退出易方达中小盘十大持仓股之列。

4月28日开盘后,上海机场跌1.15%,好在至下午三点前,总算小升0.79%聊以自慰。不过,两个月前关于能否守住60元的讨论,现在看来就像个笑话。全天也是52周最低的48.08元表现,较期内高点已足足折损了四成二。

2017年起,不足3年时间,上海机场股价一度暴涨240%,估值倍数达到了35倍,而此前未计算免税业务之前,估值不足20倍才是常态。

2018年9月,上海机场与中免公司签订合同,周期为7年,提点率42.5%(中免销售100亿,就要分给上海机场42.5亿),保底销售提成总额为410亿。预期2019—2025年分别为35、42、46、63、69、75、81亿元。

数据来源:格隆汇、勾股大数据?

2021年1月29日,上海机场披露了与中国中免《关于签订免税店项目经营权转让合同之补充协议的公告》。此前的合同是“下有保底,上不封顶”,其中“上不封顶”是指保底销售提成vs实际销售比例提成,谁高取谁。而签订新补充协议之后,变成了“下不保底,上有封顶”,而这个封顶恰是原有合同协议里的那个“底”。

对于2018年营收只有93亿元的上海机场而言,当年那份合同代表巨大的业绩确定性和成长性,估值才能由此溢价。一场疫情,深刻改变了上海机场,不但航空类业务遭遇持续冲击,而且更为重要的免税业务亦遭遇重挫,业绩成长性和确定性遭遇戴维斯双杀,既杀业绩,又杀估值。

上海机场是疫情下的重大受害者,而且伴随印度疫情的加剧,全球投资者对于这种不确定的恐惧还在增强。而中免无疑是重大得利者,从去年4月算起,中国中免股价暴涨357%,并且未来还会利用疫情期间培养出的用户直邮习惯,直接冲击实体免税店的话语权。

你不信?翻翻你在三亚免税店扫码的“CDF离岛免税”APP就明白了。

“估值逻辑发生重大颠覆性改变,上海机场就属于这个类型,反之亦然。”一位知名财经大V称。

市场认知逻辑发生改变,分别给予上海机场和中免的影响或许是5年周期,那之于蚂蚁而言,或许更久。而且,其最新定位的“金融控股公司”属性,已经决定了其与科创版无缘。

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透露,监管层正在调查蚂蚁集团去年是如何迅速获得上市批准的原因。知情人士说,调查还包括中投公司和中国人寿等是如何投资蚂蚁金服的。例如,中投的定位本应是投资海外,而不是国内。

2020年中期,浙江证券监管部门花了大约一周时间来审查这家本地最大公司IPO计划并提出建议。8月25日,蚂蚁金服向科创板和港交所提交了上市招股书。不到一个月后,上海监管机构完成了审核,比一些更早提交申请的企业明显要快。

别忘了,昨日24君还特别提及了著名财经大V贺宛男对“靶向监管”的看法,以及贺女士重点提及的特殊股东——来自浙江省证监局的薛青锋、倪一帆。由于监管调查还在持续,24君就不妄加揣测了。

在蚂蚁被查同时,据知情人士透露,蚂蚁集团计划向持有其流动性股票期权的员工提供零利息贷款,希望在去年11月公司标志性的首次IPO被暂停后,寻求提振士气,防止可能出现的员工外流潮。

据称,这些贷款将以符合条件的员工的限制性股票期权(restricted stock option)作为担保,这些股票期权的估值将按照2018年一轮融资后的水平计算。这一举动将使蚂蚁集团能够让员工获得流动性,而不需要公司为其股票建立更新的估值。

图片存在马赛克,建议更换或删除 ×

上述人士还表示,这些期权每支代表5.53股,按照2018年的内部回购价格,将按195元(30.05美元)或35.26美元/股定价。

当时,蚂蚁的估值是1500亿美元。蚂蚁集团的许多员工都获得了限制性股票期权,这在一些员工的薪酬总额中占了很大一部分。这些股票的归属期限通常为4年,其中的25%在一周年纪念日后不被锁定,此后每年按照25%比例解锁。

知情人士称,在蚂蚁集团的回购计划停止之前,离职员工将以符合该公司最近一轮融资的估值向公司出售股票,而现有员工可以参与定期回购。如果按照蚂蚁11月计划IPO的价格估值,这些交易的总价值将达到430亿元。

说完蚂蚁,还得回到逻辑说,当下业界议论最多的问题,是大宗商品真的进入超级周期了么?

产铜大国智利政府此前宣布从4月5日起关闭边境30天,来自南美的消息迅速令市场产生供应趋紧情绪,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三个月期铜26日上涨2.1%,报每吨9754美元,盘中曾触及每吨9765美元,为2011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仅今年涨幅已超过25%。

江西铜业4月27日晚间披露一季报,公司2021年一季度营业收入1020.36亿元,同比增长81.54%;净利润8.59亿元,同比增长436.29%。

新加坡铁矿石合约也升至2013年推出以来的最高水平。4月27日,淡水河谷公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第一季度净营收126.45亿美元,上年同期为69.69亿美元,同比增长81%;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55.4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0亿元),同比增2220.5%,上年同期为2.39亿美元。

同比增2220.5%!淡水河谷Q1的360亿元的净利润相当于多少?4月26日,宝钢股份公布年报称,今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为836.1亿元,利润总额为7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3.59亿元,中国宝武同比增利126亿元。24君估计,宝武的这126亿增利应该包含宝钢的53.59亿在内吧。

既然用宝武Q1的净利VS淡水河谷,没有太多可比性,那就来看看全年利润。2020年,宝钢营业收入2836.7亿元,利润总额160.2亿元,中国宝武2020年的预计利润总额超过400亿元,也就是说,宝武再加上体系内宝钢的去年利润总和,才抵得上淡水河谷Q1的净利。注意,这还是用中国第一大钢企与体系内最赚钱的宝钢利润之和,对比的是淡水河谷一家的净利!

不止是铁矿石原料供应商与钢企。4月27日晚间,中国铝业发布了2021年一季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526亿元,同比增长32.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67亿元,同比增长3025.68%。

同样受供应趋紧担忧,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谷物期货日前也涨至近8年来高点。

看完铜铁铝+玉米大豆,再来看看干散货航。

4月26日晚,中谷物流发布了关于出售4艘集装箱船舶“中谷广东”、“中谷广西”、“中谷 浙江”、“中谷 河北”的公告,其中“中谷 广东”轮,正是2018年上映的《红海行动》中,出演了片头被海盗劫持的那艘集装箱船。

此番出售,四艘船的总价值预计达到1.28-1.3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8.32-8.78 亿元)。在扣除税款后,依然能为中谷物流上市公司带来4.60-4.94 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处置收益,是当前船舶价值的两倍以上。

中金最新报告指出,疫情带来的供给端冲击导致成本上升,需求也因为收入分化而没有原来预期的恢复那么顺利。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对这些冲击的韧性不同,结果是复苏分化明显,给复苏的可持续性带来压力。为此,中金将中国全年GDP增速预测从9%左右下调至8.5%左右。

同时,中金分析称,从支出法来看,虽然出口好于预期,但消费和投资(尤其是制造业投资)弱于预期。

这就回到了24君前几日所提及的问题,企业主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疫情管控、以及其他各种不确定因素,当下都在打提前量的量入为出,因此职工虽然工作量在涨,但收入不涨,过苦日子的准备已经从企业主向基层员工端传递。“看不到加薪的预期,在收入没有增长的情况下还要担心通胀压力,所以无法形成冲动型消费,这才是当下最难办的。”一位财经大V对此评价。

这就不得不提到即将到来的五一,一放五天乃是2008年取消“五一黄金周”以来最悠长的年中假期。但事实情况是,其中只有一天是正儿八经的假期,另外四天则包括周末两天以及调休两天。

为何要如此拼拼凑凑?当然是为了“促进消费”。已然过去的清明,尽管境内出游人数合计1.02亿,恢复至疫情前90%水平,而产生旅游收入却仅为2019年同期的56%;再往前推,去年国庆长假游客人数恢复至2019年的79%,收入则恢复到同期的69.9%。

两相一对照可以发现,人数恢复快,但相关收入呈下降趋势。这就麻烦了。

没有人想着996福报,也没有人不愿意多花钱买个高兴,但大前提是对未来有一个美好且肯定的预期。别忘了,作为全球高储蓄率代表的中国人,“相对保守”已成为一种国民性特质,哪怕其被花呗、借呗、白条等创新金融消蚀了不少。

中金方面称,一季度GDP同比增速为18.3%,低于预期的19.5%;预计2021年第二至四季度的GDP同比增速分别为7.6%、5.8%、5.0%,全年同比增速为8.5%左右,低于早前预测的9.0%左右。而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21年中国经济将增长8.4%。中金这次的判断,与IMF之前的判断相互佐证——此前的预期高了。

说到现在,我们一直在谈逻辑梳理上需要有变化的地方,那还有哪些方向相对不变呢?

比如,美国最近拍出了一枚一美元硬币原型,1794年由费城造币厂铸造的铜币,结果拍出84万美元的价格,远高于此前预估。

伴随当下美元的滥发,在全球范围内看,有钱人持有大量的货币,拿来作资产溢价,说句白话就是“有钱的更有钱”,这就会从一定程度上推高拍卖品价格,有钱人不断通过买卖炒高,拍卖市场的金融属性就会增强。反正白来的,与其挣美钞不如换成有形的拍卖品更为稳妥。

这是在国外,国内呢?我们来看看一些游资恶意炒高的标的。

比如小康股份,今天午盘前又涨停了,至下午两点稍有回落后再次攻至10%。从52周低位7.59元/股到4月28日的47.85元/股,股价足足翻了6.3倍。

在最近小康股份的龙虎榜上,作手新一、方新侠、著名刺客这些熟悉的名字高频亮相,恨不得要把小康炒成华为的影子股。“小康小康,带我大康!” 与小康的散户们相比,中潜股份的散户就没这么高兴了。该股从4月16日算起,都已跌超80%,而在中潜股份背后的私募北京泽盈投资,也曾是另一只大妖股天山生物的“幕后玩家”。

自2016年上市以来,中潜股份的股价一直表现平平,长期在10元之下徘徊。但从去年3月10日开始,公司股价逆市开启一波涨势,连续涨停至4月3日的峰值,一度涨超180元每股,较年初暴涨3.5倍,刷新历史高点,19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近2.2倍。

如果从2019年5月算来,至2020年4月的高点,中潜股份的累计涨幅更接近20倍。你再看看小康股份,目前的累计涨幅也已早早超过60%。

但小康的基本面真能撑得起么?查查资料,2020年已经预亏13亿元到17亿元,到去年9月负债已经到74%,控股股东股份质押已经超过70%。一位小康股民的话貌似讲的很有道理:“好赛道才是真王道,业绩一点也不重要。”

是好赛道么?回头24君主菜里再给你慢慢解。

今天啰嗦了很久逻辑线,不妨再花点时间看看今年整70岁的王石。

最新消息,万科创始人王石正在筹备发起设立自己的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未来计划在美上市。此次组建的SPAC将倾向于寻找大健康、运动科技及城市生活更新领域的合适企业和投资机会。

在去年美股不断创新高的“波澜壮阔”的行情中, SPAC的发行热功不可没。而现在,一浪接一浪愈加吸睛。在王石之前,我们看到了贾跃亭旗下法拉第未来正通过SPAC的方式在美股上市;而新世界发展副主席兼行政总裁郑志刚也正计划成立SPAC在美上市,希望筹集最多4亿美元资金。

更早之前,自立门户的“超人”次子李泽楷已在美国发起第三家SPAC,计划募集数亿美元。赌王何鸿燊家族成员、新濠国际主席兼行政总裁何猷龙的私人家族办公室黑桃资本,也在着力筹备第二笔SPAC投资。

热钱,都希望趁着窗口期找到合心意的投资标的,便利的SPAC成为大水漫灌的重要去向。

当然,24君相信王石先生“不忘初心”,还是要干点正经事的。

国际面,在日本国会上周日的补选中,执政的自民党丢掉了全部三个席位。在去年9月获任首相之际,菅义伟的民意支持率曾高达70%,今年开年后一度下跌至30%,嗣后虽然有所回升,但此次“考试”失利,显示出菅义伟可能在政治上开始走下坡路,成为又一例“短命首相”几率大增。

作为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挡箭牌,菅义伟被迫站到中美博弈最前线,替大佬挡了明箭。他刚刚结束的一趟访美行程,加起来谈了不足20分钟,还没吃上一顿饭。日本想和美国站一条战线,结果拜登说走就走打高尔夫球去了。就这么一个“小细节”,日本人应该心里明白,有时候想四两拨千斤把中美两头算盘都打响真不是容易事。以后,总得有所取舍。

回看下盘面。

隔夜,标普500指数收跌0.90点,跌幅0.02%,报4186.72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涨3.36点,涨幅0.01%,报33984.93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跌48.56点,跌幅0.34%,报14090.22点;纳斯达克100指数收跌65.88点,跌幅0.47%,报13960.28点。

FAANGMT中,特斯拉跌超4%,奈飞、谷歌、苹果下跌0.93%-0.24%;微软、Facebook、亚马逊小幅收涨。芯片股多数下跌,半导体板块ETF跌0.75%;美光科技、西部数据跌超1%;英特尔、博通、安森美半导体、微芯科技跌超1%。

谷歌一季度盈利、营收超预期,将额外回购500亿美元股票,股价盘后涨4%。

中概股中,小鹏汽车跌4%,蔚来汽车跌3%,图森未来跌1%,理想汽车跌0.8%;怪兽充电涨4%,微博、京东涨超3%,跟谁学、知乎涨超2%,陌陌、唯品会、名创优品、哔哩哔哩、搜狐、阿里巴巴涨超1%。陆金所跌5%,网易有道跌近5%,老虎证券跌2%,涂鸦智能、斗鱼、拼多多跌超1%。

28日,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开盘跌0.24%,上个交易日凌晨夜盘跌0.17%。

香港恒生指数开盘涨0.17%,恒生科技指数开盘涨0.18%。京东集团涨超2.5%,阿里巴巴涨超1%,B站涨超3%;百胜中国港股一度涨逾7%至两个月高位,此前财报显示一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好于预期;小米集团跌超5%。

沪指开盘报3432.16点,跌0.30%;深成指开盘报14238.56点,跌0.18%;创业板指开盘报2990.70点,涨0.16%;科创50指数开盘报1318.55点,涨0.51%。

贵州茅台开盘跌超4%,昨日公布财报,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6.57%,远不及疫情前水平。五粮液开盘跌2.4%,去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增超14%,产品销量增长逾5%,库存下滑逾44%。截至午间收盘,茅台跌3.47%,市值损失逾900亿元。

今日早盘,多家新晋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复牌股价暴跌,ST天山20%一字跌停,股价创8个月来新低。

而昨晚,西域旅游发布年报以及即将ST戴帽公告,创出史上最快ST纪录,早盘,ST西域20%跌停开盘;造假的ST康美年报最终出炉了,2020年暴亏277亿元;2021年一季报也来了,亏损5.95亿元。退市,或不遥远。

主菜壹

造车击鼓传花 360造完创维造

创维造完OPPO造

事实:4月26日晚间,哪吒汽车宣布启动D轮融资,融资额约30亿元,360战略领投此轮融资,在完成全部投资后,360有望成为哪吒汽车的第二大股东。4月27日下午,创维创始人黄宏生宣布天美汽车更名为创维汽车。

OPPO集团也已经在筹备造车事项。与小米一样,其造车计划的推动者也是创始人。目前,陈明永已经在产业链资源和人才方面摸底、调研。就在近两周,陈明永还会见了宁德时代中国乘用车事业部总裁朱威,据称双方畅聊数小时。此外,陈氏也带队拜访了中汽研等机构。

解读:三天之内,三条跨界造车的信息。

24君就先放句话吧,后面还有更多。今天上涨的不仅是小康股份,ST众泰(SZ:000980)还在涨,截至下午收盘,ST众泰涨幅5.1%,小康涨8.05%。

不过,在看到如此多企业跨界造车前,还是得问一句,芯片准备好没有。

来自机构AFS的一份分析报告称,本周前中国汽车市场的实际减产量和预期分别为13.5万辆和26.1万辆。为啥?缺芯啊。

而来自苹果的消息是——未来5年,苹果公司将在美国增加20%的投资,拨款4300亿美元在美国的9个州开发下一代芯片和鼓励5G创新。作为扩张的一部分,苹果计划在北卡罗来纳州投资超过10亿美元,在该州的“研究三角地区”建立一个新的园区和工程中心。

从苹果回国造芯,大家清晰看到一个现实,即中美在拼速度,看是中国半导体的突破快,还是美国重建制造业的速度快,谁先谁就赢。而这其实也关乎台湾的命运,如果中方先突破了,台积电的半导体议价权优势和美国的限制就不攻自破,但如果美国先重建了,台积电等台湾半导体企业之于供应链安全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而作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安全服务和产品提供商,360“造车”也许能看到这一点。进入2020年后,360开始频繁调研汽车厂商寻求合作。据媒体透露,其从调研到最后决定投资一共花了接近3个月的时间。但当下已有接近360的人士放话,“现在还在看其他的投资标的,不排除继续投资的可能性。”

对汽车厂商而言,和360合作能最大限度保证安全底线,同时减少不必要的技术投入。对360而言,在智能汽车尚属于发迹阶段时,通过这个新智能终端输出其安全服务以及产品,能最大限度地去抢占市场,当下也能提升估值,这是360的盘算。毕竟,截至今日其股价在盘中已创出52周新低的12.64元,较期内高点下挫42.2%。别忘了,这还是在传出其造车的消息后,看来,周先生要与市场掰一掰手腕了。

目前,业界已有百度、华为等众多互联网大厂相继入局造车,覆盖的领域包括整车制造、Tier1供应商,留给360公司的机会和缝隙并不多,但安全性将是其造车的关键词。有消息人士透露称,360仍将侧重在安全技术领域,暂时不会涉及汽车制造的硬件。

实际上,360与汽车领域一直有联结,但此前为人熟知的大多为智能硬件产品,包括行车记录仪、流媒体后视镜等。

2020年,360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为75.1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2.75%;随着字节系的兴起,再加上腾讯系,360的广告收入将极有可能会继续下滑。而另一面,其智能硬件业务收入为21.42亿元,同比增长27.77%;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11.34亿元,同比增长18.41%;安全及其他业务收入为8.08亿元,同比增长70.73%。

以上这组数据,才更多反应了360造车的动机,切入造车扩大增值业务提升估值。

相比周鸿祎,65岁的黄宏生造车的脚步,其实更早一步。2020年,他创立的开沃汽车即通过重组南京金龙拿到了生产纯电动轿车的生产资质。2021年1月份,开沃旗下的天美汽车有限公司注销。接下来创维集团又在3月26日发布公告称,与开沃新能源订立了商标转让协议,同意以2800万元的价格将商标所有权及权益转让给开沃新能源;另外,开沃新能源还将永久免费授权创维汽车在其日常业务下某些特定产品中使用的商标。

此前,天美汽车由于品牌力短板,销量委实难看。2020年天美ET5全国总销量仅为467辆;2021年第一季度新能源车热潮之下,该车销量也只有206辆,光江苏本部所在就贡献了79辆。

此次,黄宏生声称前期投入100亿元,后期追加300亿,创维汽车市值跨上3000亿元。这大概是受许家印的刺激,黄说要再奋斗30年,24君掐指一算,届时黄老板可就90高龄了。说实话,兹以为黄老板搞好开沃电动商用车或者屏幕供应,才是王道。至于搞乘用,真不是每个话题企业都有小康般好命。

今天收盘,创维科技小升0.37%至8.16元,较52周高点还落后41%。总市值为86.77亿。至于港股上的创维集团,总市值亦不过69.64亿港元。

劝声黄总,六十高龄了,学学任老板,卖一台车,挣1万块秒闪。

“东南亚兔子”秘密融资背后

阿里系遇上真对手

事实:4月上旬,极兔速递完成18亿美元融资的消息在快递行业引发巨震。极兔该轮融资后78亿美元的高估值,甚至一举超过了韵达、圆通、申通等一众快递上市公司,仅次于顺丰、京东物流和中通。但同时,今年4月极兔因“低价倾销”被义乌邮政局处以顶级处罚;起网一年间,极兔订单多次被用户投诉,投诉量一度远超通达系。

解读:去年双11前后,极兔因“蹭网”遭到了通达系的抵制。

从韵达当时在内网发布的《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来看,一是禁止加盟公司(含承包区)加盟极兔网络及承包区,二是不得揽收或派发极兔快件。

快递圈专业人士表示,几家主流快递企业与加盟商签订的是排他协议。那么问题来了,虽然极兔的做法确实损害了有关快递公司的加盟商体系,但既然现在监管层在打击“二选一”,韵达在处理这一问题时,是否也掉进了“二选一”的陷阱呢?

一位通达系网店加盟商媒体表示,即便自己的网点足够大,短时间应对极兔的超低价闯入也完全能够“烧得起钱”,但是他却很难下定决心去跟极兔打这场不断突破最低价格的硬仗。“他们(极兔)有总部补贴和政策支持,我们(某通达系公司总部)只能靠自己烧钱,即便是一个月烧进去上百万,也没法跟极兔长期的烧钱去抗衡。”该人士称。

这就带来了第二个问题,在此前,通达系可以凭借阿里充沛的现金流支持,和极兔打价格战。但现在阿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又拿什么来支持通达呢?通达又能凭借什么来抗衡极兔的降维打击?

虽然在这短短的一年发展中,极兔因为“烧钱”、“蹭网”、“服务质量差”等饱受诟病,但是在最新的融资消息中,极兔的18亿美元融资中投资方包括高瓴资本、博裕资本和红杉资本。

而对于快递行业来说,在七家快递公司先后上市后,快递行业已经许久未见如此巨额融资,相反,大量二三线快递公司因为缺少资金和资源在过去两年黯然落幕。极兔这轮融资的秘密进行,说明资本方对于极兔的这种“跑量”的玩法是买账的。

截至2021年1月,极兔速递的业务已经遍及8个国家,分别是中国、印度尼西亚、越南、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柬埔寨和新加坡。目前,极兔速递在全球拥有超过240个大型转运中心、600组智能分拣设备、8000辆自有车辆,同时还运营超过23000个网点,员工数量近35万人。

叁净利润同比增长49.8%“非洲手机之王”传音欲跳出非洲

事实:4月27日,有手机行业“非洲之王”之称的传音控股(688036.SH)发布2020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77.92亿元,同比增长49.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86亿元,同比增长49.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后净利润23.8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3.63%。

解读:截至28日下午3点,传音控股跌2.72%至179元/股。该股自去年6月开始拉升,到今年2月曾一度逼近250元的52周高位。

年报显示,2020年传音手机整体出货量1.74亿部。据IDC数据统计,2020年公司在全球手机市场的占有率10.6%,在全球手机品牌厂商中排名第四,其中智能机在全球智能机市场的占有率为4.7%,排名第七位。

传音在非洲的市场份额持续提升,智能机市场占有率超过 40%,据熟悉传音的人士透露:“传音手机解决了两个痛点,第一当地基础设施不足难以充电,而待机时间超长;第二,能将暗光下非洲人深色皮肤的的轮廓拍分明。”一招鲜,吃遍天!

在南亚市场,该公司在巴基斯坦智能机市场占有率超过 40%,排名第一;在孟加拉国智能机市场占有率 18.3%,排名第一;在印度智能机市场占有率 5.1%,排名第六。

关于经营风险,传音控股也进一步提示,公司的手机产品全部出口海外,虽然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发展速度较快,但是与发达国家或成熟市场相比,其经济基础较为薄弱,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均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此外,若中美、中印等国家间各种关系出现紧张或恶化,可能会引发贸易战、市场准入以及进出口限制等恶性贸易事件,将对公司的境外采购、生产和销售产生不利影响。

传音控股2019年9月在科创板上市,2020年3月和9月,除控股股东深圳市传音投资有限公司和保荐机构中信证券投资有限公司之外,其余股东持股已全部解禁。

年报显示,截止到2020年末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八位已陆续减持了股份,其中,公司第二大股东源科(平潭)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源科(平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减持数目最大达到1695万股。

彩蛋

西湖大学,是一所由社会力量兴办的非营利性新型高等学校。相比前一段事件销声匿迹的湖畔大学,曾担任过清华大学副校长的施一公,将西湖大学打理的颇有声势。

2015年3月,施一公、陈十一、潘建伟、饶毅、钱颖一、张辉、王坚等七位西湖大学倡议人,正式向国家提交《关于试点创建新型民办研究性大学的建议》,并获得支持。

2016年12月10日,西湖大学前身——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西湖高研院)在杭州举行成立大会。施一公担任院长,施一公、陈十一、潘建伟、饶毅分任四研究所负责人。

2018年4月16日,西湖大学创校校董会第一次会议召开,确定韩启德等21位候选人为西湖大学首届校董会成员,钱颖一担任校董会主席,杨振宁担任名誉主席。

当天,经校董会投票表决,施一公当选为西湖大学首任校长。

有人戏称,作为校长的施一公,这几年最大任务就是筹钱。

早在2018年4月2日,西湖大学对外公布其获教育部批准设立时,西湖教育基金会已签约接受捐赠25亿元人民币。

2020年6月5日,牧原股份董事长秦英林完成向杭州市西湖教育基金会无偿捐赠其所持牧原股份市值8亿元对应股票111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30%,成为西湖大学最大捐赠人。2天后,秦英林增补为西湖大学副董事长。

此前的2019年2月15日,秦英林向西湖大学捐赠市值1亿元的牧原股份2599428股,占公司总股本0.12%。

而担任西湖大学校董的,基本都是企业家或投资人。如:腾讯主要创始人陈一丹、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嘉里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孔丞、众安集团董事局主席施中安、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万达金融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董建岳、绿城集团联合创始人寿柏年、海亮集团创始人冯海良。

2020年6月7日,西湖大学董事会增补施中安、寿柏年为董事;增补秦英林为董事会副主席。

上述西湖校董中,还有两位来自浙江的股市大佬:浙江敦和慈善基金会名誉理事长叶庆均,和刚刚增补董事的浙江东海潮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孝安。

2017年,从与西湖大学签约,到完成3亿元捐赠,敦和基金会只用了两周时间,一次性全款完成捐赠支付,成为西湖大学创校最大捐赠人之一。在2019福布斯中国慈善榜上,叶庆均以19,855万元人民币的现金捐赠总额,排名第22位。目前,敦和资产管理规模超过300亿元人民币,名列本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行业前列。

而“股神”王孝安,在2016年12月1日以其控制的“王素芳”账户买入中国联通6.5亿元,由此一战成名。2020年年底,王孝安仅以个人名义持有的派林生物、爱康科技、金辰股份3只股票的市值,就达6亿多元。

我是作者孙斌,感谢大家捧场哦~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