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巨头能有多无耻?1条生命=20万美金

这几天,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在整个事件中,特斯拉的公关团队“不妥协”回应+傲慢式声明,激起千层浪。连政法委公众号都批特斯拉搞“老爷公关”,不在乎“赚中国人的钱,要中国人的命。”

内容来源:摘自于花瓣娱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面对日渐汹涌的舆情,4月21日深夜,特斯拉再发声明,一改之前的傲慢,表示会提供事发前半小时的车辆原始数据,并全力配合检测鉴定工作。特斯拉是否真的存在刹车失灵的问题,目前还没定论,最终需要权威机构给出答案。我们,拭目以待。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历史上那些将“生命”与“成本”进行量化、并选择“成本优先”的无耻事件。福特平托案(Pinto)。

01. 1条生命=20万美金

20世纪70年代,由于日本和德国汽车行业的崛起,美国汽车行业饱受冲击。1971年,福特汽车公司设计了一款平价汽车——福特平托(Pinto),当时售价仅2000美金,普通的工薪阶层也完全能消费得起。福特平托以小巧、耗油量低、廉价等优势吸引了大批消费者,在一定程度上抵挡住了来自德日汽车的攻势。但好景不长。1972年,一位13岁的少年在乘坐邻居的平托汽车回家的路上,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被后车追尾,油箱爆炸,进而导致车身进一步起火爆炸。邻居当场死亡。少年全身烧伤面积达90%,失去了鼻子、左耳和大部分左手,面部损毁严重。

图片仅为示例,非真实事故车

事故受害人将福特公司告上了法庭。本来这只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随后事态的发展,却让情况变得复杂起来。1977年,经过深入调查,美国记者Mark Dowie发表了一篇长达十几页的调查报告——《疯狂的平托》。报告显示,平托汽车自上市以来,类似的起火事故近500多起。Dowie称,福特平托汽车爆炸事故的问题根源,在于汽车的设计错误。但福特公司在明知道车辆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下,拒绝整改并掩盖了事故真实原因。

正常来讲,大部分汽车的油箱都安装在后轮承轴的上方,但福特平托的油箱却安装在后轮承轴的后方,距离离合器只有8厘米。只要中等强度的碰撞就能引起油箱爆炸,这种设计大大降低了汽车的安全系数。

作为声名显赫的汽车行业巨头,福特公司真的完全没有察觉平托汽车在设计上存在的风险隐患吗?事实并非如此。事故受害者的律师在法庭上出示了证据:

在福特公司的模仿事故实验中,全部11辆平托汽车,有8辆出现了潜在的严重油箱管路破裂问题。实验过程中的汽车采取了保护措施,可以预防油箱管路破裂,但开着车在路上行驶的消费者们显然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资料还显示,在第一批平托车投放市场之前,就有工程师明确提出,车辆存在的潜在风险可以通过在油箱内安装防震的保护措施来降低风险,而这项措施会使得每辆Pinto车的成本增加11美金。

一份福特平托的成本收益报告也随披露在公众面前。

如果福特公司为每辆车增加11美元的成本,以改进这个漏洞,1250万辆车,成本支出共1.375亿美元。如果不花这11美元,而是让消费者直面油箱爆炸的事故危险,预估会有180人死亡,180人受伤,2100辆车被损毁。按照事故发生率赔偿金额,死亡一人赔偿20万美金,烧伤一人赔偿7万美金,每辆车报废赔偿700美金,所有费用加在一起,总赔偿不到5000万美金。

在利益面前,福特公司做出了“明智”的选择——为了省钱,不召回有问题的汽车,并隐瞒了事故隐患,任由大把有危险的车行驶在街道上。

在这份成本收益分析报告中,“一条人命=20万美金”,冷冰冰的数字刺痛了民众的神经,福特平托汽车陷入了舆论漩涡之中。面对质疑,福特公司“毫不怯场”,大言不惭地指出,Dowie的爆料完全是子虚乌有。法庭在调查中也发现,该成本收益分析表和案件无关,但福特内部对于召回平托的会议记录中,标注了14美金的成本,这并不划算。显然,福特公司还是利用了成分收益分析,量化了各个来源的成本和收益,最后从资本逐利的角度,做出了最符合商业逻辑的选择。他们还提供了1975年-1976年两年间,美国市场同等级别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死亡数据。数据显示,对比同时期丰田、通用等其他类似五款车型,平托的事故致死率位居第三,无法表明该款车致死率高。

这个辩护看似合理,但法官们最终还是拒绝了福特提供的这份数据。因为真正需要分析的,是事故发生之后,因油箱着火导致的死亡率。美国国家公路交通管理局提供的数据证明:

1971-1977年,平托因为追尾发生的着火事件,造成27人死亡,24人受伤,远高于其他同类汽车。1976年,平托占全美汽车总数的1.9%。但在所有汽车着火导致乘客死亡的事故中,平托占全美的4.1%。

这一次,数据证明,福特平托更容易着火。官司的最后,加州桑塔-阿纳法庭判处福特赔偿受害人250万美金,并处35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同时,福特召回150万辆平托。1981年,臭名昭著的福特平托退出市场。回到“一条人命=20万美金”上来,这个价格是怎么得来的?福特公司将财产损失、保险处理、雇主损失、葬礼等因素全部囊括,其中最骇人听闻的一项是“死者被烧死时的痛苦”,价值1万美金。而这20万的定价将人的生命换算成冷冰冰的数字,实现效益最大化,对公司而言,设计上的“小缺陷”显然是不值一提的。

02.失控根源:永不停歇的资本逐利

无独有偶,同样的事件在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中上演,资本对利益的追逐从不停歇,直至失控。

1979年,美国通用公司生产的马布里牌汽车存在设计缺陷:油箱离保险杠太近,事故追尾容易导致油箱泄露,引发车辆起火甚至爆炸。通用公司的工程师也提出了一份“价值分析”:解决法律纠纷,每辆车平均花费2.4美元,而解决油箱设计问题,每辆车平均花费8.59美元。于是,和福特公司一样,通用选择长期隐瞒该车型存在的设计隐患。

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在墨西哥湾水域进行钻井作业时,其海上钻井平台发生爆炸并沉默,造成11名工人死亡,17人受伤。爆炸发生后,该平台以平均每天3.5万桶至6万桶的速度向海洋不断泄漏原油,时间长达一个月,泄漏原油总量超2.1亿加仑,污染海域2.3万平方公里。证据显示,事故发生的原因在于英国石油公司为了追求更大利润而削减成本,无视安全隐患,平台多处存在结构隐患,防漏油设备也处于失灵状态,导致关键的防喷阀未能启动。

灾难片《深海浩劫》由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件改编

2018年-2019年半年间,波音737MAX客机相继发生两起重大空难,遭全国停飞。两场空难近350人丧生。调查报告称,事故的发生是由波音公司和美国联邦航空局共同导致。证据显示,波音公司内部很多驾驶员和工程师都曾反应飞机的自动防失速系统存在隐患,而波音公司在明知道737MAX客机存在设计缺陷的情况下,向航空公司、飞行员及监管机构隐瞒了相关信息。

“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工会与罢工》邓宁格”

逐利是资本天性,贪婪是人性使然。在疯狂追逐利益的过程中,个人的牺牲成为最小的代价。回顾人类历史,每种社会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都会或多或少地牺牲掉少部分人的利益。但存在并不代表正确,一味追求利润而忽视社会责任的企业,其可能给社会带来的潜在风险更令人揪心。这些案例中的公司或许都持有一个共同的观点:在成本收益分析下,如果加强品控、提升安全管控所产生的成本远高于少数消费者权益受损所带来的赔偿成本,那即使是吃官司、赔款也是值得的。但消费者可能付出的却是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这让人不由得忖度:现在的市场行情下,一条生命又被定价多少,还值20万美金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