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打破记录,华为被竞争对手多面赶超 !

2019年起,华为一跃成为全球5G霸主。在5G通讯领域独占鳌头,更是杀到了诺基亚和爱立信的大本营,从这两家巨头的地盘上抢走了大量的订单,让诺基亚和爱立信脸面无存。

内容来源:摘自于花瓣娱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但是,随着美国封杀令的蔓延,爱立信和诺基亚似乎要准备逆风翻盘,目前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华为的竞争对手们正在多方面赶超华为!

10Gbps,诺基亚打破世界记录

近日,澳大利亚运营商Optus与诺基亚在布里斯班的一个现网5G站点采用800MHz宽带的毫米波频谱,实现了高达10Gbps的下行速率,宣布创下站点总吞吐量历史新高。这意味着诺基亚在毫米波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胜利。

诺基亚毫米波10Gbps的下行速率已远超爱立信、华为等。

2019年华为发布5G基带芯片巴龙5000,该芯片不光支持Sub 6G C-Band频段,还支持毫米波26GHz和28GHz频段,最大支持带宽可以达到800MHz。在5G网络Sub-6GHz频段下,Balong 5000峰值下载速率可达4.6Gbps,mmWave(毫米波)频段峰值下载速率达6.5Gbps。

但是,很快华为的这一记录被打破。随后三星宣称,三星通过使用800MHz的毫米波(MmWave)频谱结合MU-MIMO技术,将信号从其接入单元发送到两个测试移动设备上,在实验室环境下在两台设备之间实现了8.5Gbps的传输速率。

虽然中国、欧盟均引导的为Sub-6的建设,而非毫米波,在短时间里诺基亚难以对其他竞争者造成冲击。但是随着5G部署的逐渐完善,毫米波也正在逐渐成为部署的一大任务。在2020年的时候,我国工信部就明确表示,要组织进行毫米波的测试等,为 5G 毫米波技术商用做好储备,并会适时的给运营商发放部分 5G 毫米波频段频率使用许可。

5G商用订单被赶超,爱立信第一、华为第三

在5G商用订单上,华为曾经以91份订单领跑榜单,但是这个数据是2020年初的数据。根据最新数据来看,华为5G商用订单已经被赶超,现在的榜单,爱立信有134份5G合同排名第一,诺基亚以101份的数量排在第二,而华为还是之前的91份,从之前的第一变成第三,下滑严重。

至于华为5G商用订单下滑的原因大家也都清楚。无非就是美国对华为的围追堵截,迫使其它国家排斥反对华为。

以英国为例,2019初1月份对外宣布允许华为参与5G建设,但时隔几个月就改变了态度,并从2020年12月31日起不再购买华为的5G设备,已经使用设备将在2027年完全拆除。

据不完全统计发现,在美国压迫之下英、法、等欧洲大国都已经停止与华为的合作并开始拆除华为的通信设备,这严重影响到了华为5G的发展,也是华为5G商用订单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华为手机销量跌出全球前五

近日,统计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公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的全球手机出货量报告。再次传来不利于华为的消息。

数据显示,当季全球智能机出货3.4亿部,同比增加24%,创下2015年来的新高。

厂商方面,三星出货7700万台居第一位,市场份额23%,年增32%。苹果、小米分列2、3位,出货量分别是5700万台和4900万台,份额17%和15%,分别同比增加了44%和80%。

4、5名是OPPO(不包括Realme和一加)和vivo,其中vivo出货两年增幅85%是TOP5中最高的存在。

遗憾的是,华为跌出前五,成为榜单中的“Others”。也就是说华为一季度手机出货不足2000万部。

而就在2020年华为手机出货量还曾位居全球榜首。

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公布一份报告显示,去年4 月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6937万台,同比减少41%;其中,三星手机的市场占有率约为19.1%,华为则为21.4%,同时这也是华为在历史上首次超越三星,成功登顶全球第一。

短短一年的时间华为手机销量就被各大竞争对手赶超,沦落到没有单独排行榜的“其它”行列里去了。

华为被美国持续打压,尤其是台积电不再为华为代工其先进的麒麟芯片,对华为来说,“缺芯”非常棘手,中高端旗舰设备面临“断货”风险,华为手机市场面临空白,成为其他手机制造商竞相争夺的香饽饽,近几个月来,本地竞争对手Oppo和小米似乎已“取代”华为,分别成为国内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和全球最受欢迎的中国供应商。

华为能否很快“大圣归来”

不管是华为的5G商用订单的未来还是华为智能手机业务的未来其实都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华为能否很快“大圣归来”,其实很难预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移动设备和生态系统分析师Varun Mishra表示,不会很快。

特朗普在任时期,曾对华为进行了一系列的打压。他不仅公然拉拢其他国家将华为排挤出5G市场,还将其至少38家关联公司列入了美国的“实体清单”。然而这还只是他打压华为的其中一环,为了有效重击华为,特朗普还企图切断华为的芯片供应,在对美国的芯片供应商实行限制之后,最终将与华为有芯片交易的中企“中芯国际”也纳入了实体清单。同时美国国务院还向盟友施压,要求它们全面禁止华为设备。

目前特朗普政府已不再,但是拜登政府对华为公司似乎也不太“友善”,一直在升级针对华为的“禁令”。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回应了华盛顿先前的说法,即华为对其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同时拜登政府也在加紧笼络欧洲各国在继英、法之后德国似乎也已经快被美国政府说服。德国联邦议院已经批准更为严格的5G安全法案“通讯安全法2.0”,德国《商报》指出,新规则不但会影响德国移动通信网络的建设,而且会影响德国对中国的政策,中国电信设备供应商华为在德国市场上将面临严重的挫折。

种种迹象表明,华为目前形势并不乐观。

美国何时解除制裁,太难预测,华为估计也没指望,华为早已开始自立自强,不仅独立开发出了鸿蒙操作系统而且卖车业务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也许华为的智能手机业务和5G通信设备业务可能会有一段时间的沉浮,但华为一定会再次崛起,那时的华为定会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