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中国留学生在美获博士学位后连杀5人,原因让人难以理解

自古有“四大幸事”的说法:“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很明显,最后一项最考验人自己的能力。在大众心里,能考上国内名校如北大清华继而出国深造者必定比大多数人优秀了,他们的未来也要光明得多,但很多人容易忽视一点,那就是性格与环境对每个人的影响,永远非常公平。

内容来源:摘自于橙子娱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也就是说,不管你学历多高,能力多出众,如果在面对一些事情时思维偏激,依然可能会亲手毁掉原本属于你的一手好资源。30年前那个著名的旧案或可佐证,一个刚刚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竟然在写好遗书后立即枪杀了5人,包括他的博士研究生导师,毫无疑问,他的未来是彻底毁了。

这个人就是卢刚。“卢刚事件”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因为案发当年,卢刚的表现和一些报复社会无差别激情杀人者不太一样,他有针对性地选择了几个下手对象,除了校长教授外便是和他同样在美获博士学位不久的山林华了,同为中国留学生,卢刚为何能下此狠手呢?

卢刚与山林华都是60年代生人,后者比前者小1岁。相比之下,卢刚更像天之骄子,因为他从小成绩优异,又是家中的独子,上面只有两个姐姐,他既是全家的希望和偏宠对象,在学校又最常受到老师表扬,1981年时,18岁的卢刚便意气风发地成为了北京大学物理系新生,那个年代上大学已经是很多人不敢想的了。

何况卢刚上的还是北大,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名校,此时的卢刚心态还非常乐观,他希望自己能在物理学界一展拳脚做出研究成果,既为家人争口气,也是证明自己。正巧,那个时段著名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和中国物理学界合作创立了CUSPEA(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类研究生计划),通过选拔考试的中国优秀物理人才,可以获美国名校资助,留美深造。

而卢刚毕业前一年便通过了考试,完成本科学业后就按原计划公费赴美了。然而,去了美国后,卢刚却对自己所学的物理专业产生了怀疑,在他的遗书中,卢刚提到物理研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大名校分成几派,各自“吹嘘”自己的观点,攻击他人,这让他感到失望。

可以看出,去美国之后,卢刚便开始因为“理想”和“现实”矛盾导致心态发生转变,而卢刚在爱荷华大学待了1年后,同样通过CUSPEA的考试赴美留学的山林华,从入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转校,也来到了爱荷华大学,卢刚很快发现,山林华比自己要受欢迎得多,无论导师还是其他的中国留学生,提起山林华都赞不绝口。

山林华早年从浙江嘉兴市第一中学毕业后,在卢刚考上北大同一年,他也进入了中科大物理系。可以说,山林华在国内也算是很耀眼的物理天才,他和卢刚家庭条件不同,他来自一个贫苦农家,又是长子,下面还有个弟弟,因此他从小就要帮父母干活,照顾弟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考上名校,足以说明山林华是很有上进心的人。

而来到美国后,山林华因为人缘好担任了爱荷华城中国留学生联谊会主席,同时,在物理研究上表现也极其出色,他连续在美国知名刊物上发表了7篇论文,得到学界和教授们的一致肯定,经常代表学校出席一些国际物理学术会议,更重要的是,山林华明明是后来者,却比卢刚早半年拿到博士学位。

卢刚的博士学位是1991年通过答辩获得,也就是惨案发生前不久。卢刚的导师克里斯托弗·戈尔咨就非常欣赏山林华,当卢刚和山林华同时报名参加学校最佳论文评选时,卢刚在截稿日才提交,山林华却提前了4天,而在卢刚提交后不久,学校便评出了年度“最佳博士论文奖”,是山林华所写《土星的光环中的电磁效应》,而非卢刚的粒子模拟研究论文。

这让卢刚十分忿忿不平,他认为山林华能获奖是教授们提前内定,而非公平地按个人水平评选。事实上,当时的卢刚因为心态转变在生活上也放松了许多,他不再像在国内时一样约束自己,不断和各种女性约会,自认为人生得过且过就罢了,只要享受过,就算早死也没什么遗憾的,在美国虽然吃穿不愁,但眼前发生的一切,都让他失望反感。

卢刚已经产生了自杀念头,但他还想拉人陪葬。1991年11月1日下午时分,卢刚携带枪支进入学校物理系大楼3楼的学术研讨会现场,起初,谁也没发现卢刚的状态有些不对,直到他安静几分钟后,突然拿出枪来直接朝导师戈尔咨教授开枪,又杀了导师助理、系主任和山林华,最后冲到行政大楼朝副校长开枪。

这一切只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随后,卢刚便饮弹自尽了,被他击中的这5人全部丧生,悲剧震惊了全校师生,在社会上也瞬间引起了关注,直到今日关于卢刚一案的讨论研究仍然未完。很多人都想不通,为何总有高智商人才不把大好前程放在眼里,反而因为一些个人情绪轻易杀人,自己葬送自己?实在难以理解。

其实从卢刚一案就能看出来,人是很复杂的生物。根据卢刚当年的遗书,他其实非常“愤世嫉俗”,这样的性格和心理状况决定了他一旦遭遇什么不顺,便将原因归咎于外界,他说自己这么做是“出了气”,还为家里寄去了钱,保证家里日后所需,自认为安排好一切就可以心无挂碍。

但卢刚从头到尾都是按自己的想法走,没有站在家人的角度想一想:失去了他,又知道儿子犯下如此罪行,家人会有多痛苦,又是否会受他连累遭到指责。人如果过度以自我为中心的话,是很难与社会相融的,当魔鬼的天平开始倾斜,人性中的善就会被压抑,这也是卢刚案给人警醒的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