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工大学霸陈慧祥:赴美深造读博士,6年后却被发现吊死在实验室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古往今来,老师就是一个十分崇高的职业,他肩负着传承人类文化科学知识,引导青少年走向正道,成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的重任,是未来时代的塑造者,人类文明的传继者。

内容来源:摘自于桔子娱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古语有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足见中国人对于教育和老师的重视。可当本应该教授知识、引领道德的老师,却是由一个不学无术、品质低劣的人来担任,其中后果有多可怕呢?

2019年6月12日,陈慧祥的朋友和家人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但却始终无人接听。之后他们有联络了陈慧祥在学校里的好友以及同在实验室的同僚,也纷纷都说没有见到过陈慧祥。一时之间,陈慧祥的家人的心头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陈慧祥是一个天才,他在80年代的尾巴上出生,小时候的成绩一直很好,高考时非常顺利地考入了吉林大学之中,这所“985”学校成为陈慧祥学术的开端。

陈慧祥跟很多年轻人一样,在大学选择了计算机专业,整个大学极其努力,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颇有学术造诣。2011年,从吉林大学毕业之后,他又考入了哈尔滨工业大学之中继续进修,花了两年的时间就拿到了硕士学位,并且在2013年时,更是一连拿到了国外7个顶尖大学全额奖学金的录取通知书。

最后,他选择了美国佛罗里达大学之中攻读博士。事实上,当时录取陈慧祥的学校中比佛罗里达大学更好的比比皆是,但是只有佛罗里达大学当中的导师李涛跟自己研究的领域最为契合,都是电子与计算机工程方向的。

因此,在2013年的时候,陈慧祥就开开心心地登机前往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决定要在导师李涛的手底下干出一番事业。

可他没想到的是,进入李涛的麾下,成为他噩梦的开始。

李涛是一个华人,他在中国长大,本科是在我国著名院校西北工业大学当中就读的。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了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当中留学获得博士学位,在计算机架构、微处理器和储存系统设计上颇有造诣,至少从他的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来看的确如此。

因为李涛的华人身份,这也让陈慧祥感到更加亲近一些,毕竟成长在中国,说的都是汉语,思维逻辑也比较相似,应该要更好相处一些。可随着陈慧祥跟李涛逐渐接触了解下来,陈慧祥发现李涛根本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在平时,李涛就常常安排包括陈慧祥在内的5个华裔学生做十分辛苦的工作。常年来陈慧祥都是工作到晚上12点以后,白天又必须得早起,全年也很少休息,偶尔见个朋友还得带着电脑抽空工作,李涛对陈慧祥可以说是极尽压榨。

可陈慧祥无法反抗。只要读过研究生的人都知道,导师对于自己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一点放在美国更是如此。导师的评价将会直接影响奖学金、论文成果乃至能否毕业,这些全都成为李涛要挟陈慧祥的资本,以至于陈慧祥在2013年开始读博士,可到了2019年的时候还没有拿到博士学位!

2019年,陈慧祥终于看到了毕业的曙光。这一年,他做出来了一篇论文,并且得到了进入计算机结构领域的世界三大会议之一的计算机体系结构国际研讨会(ISCA)中演说的资格,这意味着靠着这个学术成果,长跑6年的陈慧祥,终于有机会拿到自己的博士帽了!

可是在这年的4月份,距离ISCA仅有1个多月的时候,陈慧祥突然发现论文当中有一个巨大的漏洞,这意味着整个论文需要推倒重来,但2个月的时间根本不足以完成如此巨大的工作量,也就是说陈慧祥的毕业之事又得再耽搁了。

但陈慧祥决定坚守学术诚信,不让这样的劣质论文出现在国际顶尖会议之上。但是李涛却出来反对了,因为陈慧祥的这篇论文是李涛实验室攻入ISCA的唯一一篇论文,对于李涛来说是增厚自己履历的重要成果。

而且李涛绑了陈慧祥这么多年,也想着该给他毕业了,因此这次能够参加这次会议,李涛在背后是努力了的,在会议之前就以论文有误而退出,这无异于还没到厕所就先说自己拉了裤裆一样耻辱,对李涛而言是有损自己的学术声誉的。

因此,李涛又以奖学金和毕业要求陈慧祥必须以这篇论文参加会议。可一旦陈慧祥参加会议,这意味着自己要到一个国际顶尖会议当众出丑,对于陈慧祥来说是毁灭性的,而且陈慧祥的良心也不允许自己拿一个有巨大漏洞的论文去欺骗学术界。

于是,无法毕业、奖学金克扣、学术不端、良心谴责、巨大的工作压力全都压在了陈慧祥的身上。加上整整6年的压榨,让陈慧祥痛苦不堪。在2019年6月12日时,陈慧祥跟外界断了所有联络,13日正式宣告陈慧祥失踪,14日时,在实验室的角落里,发现陈慧祥已经自缢身亡。

事情发生之后,各方媒体都开始进行各种调查,不仅发现李涛一直以来都压榨了不少研究生,而且还存在学术造假、论文抄袭的黑历史,这就是为什么李涛有海量的论文和不错的影响因子数据的原因。

但佛罗里达大学一开始却没有追究李涛的责任,反而想要把事情压下去。要不是李涛的家人和朋友努力,很可能李涛就要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人。直到2020年11月的时候,李涛还堂而皇之地来到湖南大学上演讲,直到今年2月份的时候,李涛还是佛罗里达大学的教授。

好在恶人终有恶报,就在今年2月底的时候,ACM和IEEE(分别是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和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在计算机领域具有相当的重量)分别对李涛进行了15年的禁赛和禁止出版的处罚,并且取消李涛及其违法同僚参加ACM的研讨会,这意味着李涛将在15年内无法在自己的领域里获得任何的成绩。

但即便如此,这件事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研究生从师的制度。

制度赋予了导师过大的权力,以至于导师能够掌握留学生的“生杀大权”,而其自身却缺少相关的监督、反馈机制。即使研究生内部检举自己的导师,也会严重影响研究生在之后换导师的难度和更换导师之后的研究生涯,致使研究生跟导师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出现了严重的不对等,最终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只要佛罗里达大学等等高校的这种制度不发生改变,那么即便这一个李涛被压了下去,下一个李涛还会出现,而下一个陈慧祥的悲剧,也就还会上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