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取快递被造谣案”一审判决!背后还惊动了谁?

庭审现场

内容来源:摘自于玩么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女子快递造谣案”备受关注。

今天,这起案件在杭州市余杭区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分别以诽谤罪判处被告人郎某某、何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要从案子本身来看,它只发生在快递房、微信群里,是件看似不起眼的事,但从影响来看,却很大,全国很多人关心,还上了最高检工作报告。

这个案子是怎么一步步“上升”到如此高度?中间又有哪些部门,在什么情况下介入?今天已阅君来作一个简单的梳理。

先从事情的由来聊起。

谷女士到小区楼下取快递,却被隔壁便利店主郎某偷拍成视频。之后,郎某和朋友何某假扮“快递小哥”与“女业主”,捏造了暧昧微信聊天内容,发到微信群后,“少妇出轨快递小哥”这一谣言随后传开。

这件事给谷女士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最直接的就是“社会性死亡”,她自述患上抑郁症。

在另一边,郎某却认为这没什么,只是“没有恶意,只是朋友间的玩闹”。

双方感受差异相当大。

所以这件事就涉及到很多方面的事了:像在网络时代,人们的言行举止应该更注意哪些方面;应该怎么保护自己;遇到网络暴力,该怎么去维权等等。已阅君今天只聊其中一方面:有哪些部门介入,又是怎么介入,从中得到什么启示?

必须说,在没有先例可遵循的情况,要作出反应,对相关部门,尤其是经手这类案件的工作人员来说,是相当难的,而且稍不留神,就会让自己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先来看相关部门的第一次介入,2020年8月13日,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分局作出行政处罚书,“经查证,郎某与何某利用信息网络公然侮辱、诽谤他人,属情节较重”。之后郎某和何某被行政拘留9日。

治安处罚法和刑法都涉及到诽谤方面的内容。

刑法的部分,它属于自诉范畴,如果谷女士不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相关部门不能主动采取行动。

在治安处罚法的范围内,第42条有规定,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

2020年10月26日,谷女士委托诉讼代理人向余杭区法院提起刑事自诉,以郎某、何某捏造事实,通过网络诽谤自诉人谷某某且情节严重为由,要求以诽谤罪追究郎某、何某的刑事责任。

事情升级,从治安处罚的范畴,进入刑事处罚的领域了。

在经过审查后,余杭区法院认为这一案件符合刑事自诉案件的受理条件,在2020年12月14日立案受理,并依法要求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分局提供协助。

法律有这么一条规定,自诉人搜集、提供证据具有困难的情况下,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协助调查相关证据。

至此,还是在自诉案件范围内。

在这段时间,检察机关对案件性质有了新的认识。

余杭区检察院发出了检察建议,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于2020年12月25日立案侦查,并在2021年1月20日侦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检察机关建议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是个很强烈的信号:这意味着案件将从自诉转为公诉。

再度升级。

2021年1月25日,在最高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最高检检察委员会委员、第四检察厅厅长郑新俭点出了背后所发生的事。

他说,针对网络诽谤等严重扰乱网络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建议公安机关对“杭州女子取快递被造谣案”立案侦查,推动刑事自诉案件转为公诉,向社会传递“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的强烈信号。

这向外释放了两个信号:一、这一案件严重扰乱网络社会公共秩序,将会成为司法机关对普通民众在网上受到侮辱诽谤以公诉程序查处的首起案件;二、层级迅速拉高,上升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

2021年2月26日,余杭区检察院依法将被告人郎某、何某涉嫌诽谤一案向余杭区法院提起公诉,直至今天的判决。

与此同时,这一案件也被作为典型案例,频频提起。

1月10日第十五次全国检察工作会议上被提及,并入选2020年度全国十大法律监督案例,之后在全国两会、省两会的检察院工作报告中都被提起。

今天这一案件一审宣判,首先当然是向社会传递“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的强烈信号;同时,这件发生快递房和微信群里的“小事件”,引得诸多部门介入并“破题”,尤其还上升到最高检关注这种层级,从中也能看出司法机关怎么努力让人民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