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产学研用”共话亚太5G行业应用:兑现巨大潜力,广泛生态合作是关键

C114讯 5月25日专稿(蒋均牧)农耕时代,驿站联接了遥远的两地、建立其上的丝绸之路促进了东西方的交融;工业时代,电报和电话打破物理距离的限制,让人与人之间天涯若比邻;信息时代,移动通信、光纤通信以及数据通信支撑了互联网的繁荣,让全球经济飞速发展。

随着人类社会迈向智能时代,联接对象的由人及物、联接数量的十倍百倍增长、联接能力面临的更高要求,也驱使着网络技术不断向前发展。在移动通信领域,5G已然来到了我们身边,从个人市场到垂直行业,于润物细无声中带来种种改变。

不止中国,5G成为了推动亚太地区工业4.0的核心引擎。其潜力也在早期实践中得到了验证,并涌现出一些可圈可点的用例。

5月20日,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与华为联合主办“亚太5G行业论坛”。来自菲律宾、马来、泰国、香港、印尼等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机构、协会组织、高校、运营商、解决方案伙伴、垂直行业用户的代表齐聚一堂,共商5G行业发展大计,分享在制造、医疗、运输、物流等领域的实际需求与成功经验,为加快5GtoB商用落地步伐提供指引。

“政产学研用”共话亚太5G行业应用:兑现巨大潜力,广泛生态合作是关键

洞察:亚太5G行业应用潜力巨大

凭借高速率、低时延、高可靠性、海量连接的关键特性,5G开启了移动通信由消费侧向生产侧全面渗透的进程,将在工业4.0大潮和全球政治经济发展中发挥基石、引擎、催化剂的重要作用。也因此,即便新冠疫情席卷全球,5G的部署与应用并未放缓,GSMA统计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已有62个国家和地区的157家运营商已经推出5G解决方案,并预计到今年年底5G联接数将超过5.5亿。

在拥有世界三分之二人口的亚太地区,这一趋势更为明显。GSMA亚太区负责人Julian Gorman预计,到2025年,亚太地区将有12亿5G联接(比之前预测的11亿增加了1亿左右),渗透率达到25%,约占全球5G联接总数的三分之二。同时,亚太地区是一个多元化地区,每个国家的5G旅程都不尽相同,早期突出应用也各有差异,抓住其中的一些重点,将有助于做好准备,更快从5G中受益。

他还提到,东盟处在亚太十字路口,具有利用5G技术成为领先经济中心的绝佳位置。当前,泰国和菲律宾已经规模部署了5G网络,新加坡、越南等地也已开启了预商用试点,建立起5G行业应用的基础。有分析公司预测,到2025年,工业4.0将会在东盟区域创造1400亿到1500亿美元的经济增加值,从互联网到制造业,5G将会释放其中40%-50%的价值。

“政产学研用”共话亚太5G行业应用:兑现巨大潜力,广泛生态合作是关键

泰国拉卡邦先皇技术学院工程学院院长Samyot Kaitwanidvilai博士指出,5G技术具有重要的意义,可以使能教育、医疗在内众多行业的创新,帮助克服差距,进入下一工业革命的前沿。考虑到用户的快速增长、应用的广阔前景,相关人才的培育必须尽快提上日程。

GlobalData亚太和中东地区服务总监Dustin Kehoe谈到,5G基于更强大的联接性和边缘计算,正在提高工厂的效率、推动运营和IT系统的集成、作用于防疫及从疫情中恢复经济,加快行业数字化转型。根据对158家客户的调研结果,已经有三分之二的东盟企业将5G列入发展路线图中,6%的企业正在部署5G。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集成创新学院Pietro Borsano亦在小组讨论中表示,5G在“泰国4.0”战略中有着特殊地位。根据巴育总理牵头的泰国5G委员会所制定的5G医疗应用远景规划,希望到2022年以5G覆盖500家乡镇医院,到2027年覆盖不少于7800家乡镇医院。

实践:5G早期行业落地初显成效

5G的行业普及之旅现今仍在不少断点,诸如如何识别行业痛点和真实场景、如何将行业需求转化为5G的能力、如何因地制宜地支持5G行业项目等。为了应对这些挑战,5G不仅需要创新者,也需要勇敢的实践者。在亚太地区的早期实践中,业已形成了一批成功案例,为我们坚定了信心。

作为东道主,华为亚太区运营商业务总裁肖振东介绍说,通过与运营商、合作伙伴合作,华为开始了5G在亚太地区医疗、港口、矿业、制造业、教育等行业的商用部署。以泰国为例,西里拉等医院利用5G技术变革传统医疗模式,实现远程病患监测、救护车联网等应用,在疫情冲击下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

施耐德电气印尼数字化转型负责人Fadi Hamsani分享道,5G的联接将会成为更高层次的联接,支持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对数据的无缝访问,从而实现高质量的数据收集、洞察,以缩短决策和响应的周期;结合机器学习和其他数字技术,开启工厂自动化进程;并且通过5G+AR等应用实现远程工程协作、帮助维护人员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得益于此,其Batam工厂成为2019年印尼制造业首批工业4.0国家灯塔项目之一,还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第四次工业革命(4IR)灯塔工厂的称号。

商汤科技泰国总经理Alex Ji表示,作为人工智能技术全球领先的企业,商汤借助5G的力量,聚焦相关场景进行了大量研究。通过5G网络,能够实现手持设备和云之间的流媒体和超大数据包服务,提供更清晰、更友好的高仿真解决方案;能够保证实时联接和计算的能力,同时为客户提供自动化所驱动的高效率,以及高度个性化的卓越体验。这些已经通过与华为的合作,在智能园区和智能场景下得到了验证。

菲律宾Globe企业集团副总裁Peter Maquera谈到,该运营商在菲律宾已经部署了约2000个5G站点,在toB领域正面向制造、金融等行业开发和部署解决方案,随着网络能力的提升,未来还将进一步扩大5G行业应用的范围,并通过合作模式创新发掘更多新的商机。

马来西亚Maxis 5G和专网实践主管MingChing Chai则从企业员工角度称,5G将改变所有人的工作方式,比如通过5G+AR可以远程获得专家指导;同时还有助于改善工作环境并让实操性变得更强,特别是在油气行业,当收到警报需要去排查故障时,通过远程方式将极大提升员工的安全性。

提速:广泛生态合作重中之重

亚太地区5G行业应用当前正处在由局部小规模落地,迈向全面大规模复制的关键时期,建立更为广泛的生态合作无疑是重中之重。而搭建起一个打通供应侧、需求侧和监管方的平台,促进“政产学研用”合作机制的形成将是第一步。此次与会嘉宾的演讲中,也明确表达了这一诉求。

Julian Gorman认为,亚太地区的5G发展有三个关键点,第一,政府统筹,制定政策和发展工业4.0;第二,规模化和创新的数字生态系统;第三,促进区域规模增长的扶持政策。

“政产学研用”共话亚太5G行业应用:兑现巨大潜力,广泛生态合作是关键

马来西亚通讯和多媒体委员会首席技术和创新官Shamsul Izhan Abdul Majid介绍说,马来西亚政府今年初全力推进工业4.0的举措,其中的关键即是要促进国内外对5G的理解,了解清楚5G能做什么、应该有怎样的用例、如何利用5G的技术优势。他所在的委员会的重点工作除了协调频谱、辅助部署、制定标准、进行监管,也包括推动生态建设。

香港贸易发展局的Jason Chiu谈到,5G新的能力和特性,为行业打开了一片蓝海,意味着很多机会。作为负责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机构,香港贸易发展局致力于促进包括5G在内的创新技术的应用。他认为,从政府角度应从几点着手建立机制,以营造长期有利的营商环境。首先,政府应该提供一个稳定的开放的监管框架,以营造确定性环境来进一步吸引各方投资;其次,各地政府需要进行区域性合作,一同制定区域化的发展计划,比如东盟的工业4.0;第三,必须建立一个成熟的生态系统,协同3G/4G/5G网络能力,通过技术实现跨越式发展、克服数字鸿沟;最后,进一步支持中小企业利用5G来实现数字化转型,香港和新加坡政府都在鼓励并为中小企业提供专门资金。

中国移动国际公司亚太区商业运营总监Paul Lin强调,在当前情况下不应存在“孤岛”,通过合作共享,大家都能够不断改进并发挥自己最大的潜力。中国移动秉持开放态度,积极参与GSMA等众多国际组织、与垂直行业领袖以及产业链上下游建立合作,联合起来以实现规模效应。

鼎桥物联网销售部总监Joey Hu指出,生态对于5G和物联网来说非常重要,鼎桥在这方面也取得了一定成果,已经在20多个行业开展了上千项合作项目,与合作伙伴联合打造了5G CPE、5G摄像头、5G AGV等各式各样的工业级产品。

印尼Telkomsel物联网副总裁Alfian Manullang表示,运营商有效开展企业业务的关键词就是合作。从供应侧看,单打独斗无法提供端到端解决方案,必须和系统集成商、云服务商、设备商、应用开发者以及行业企业共同开发;从需求侧看,要找到技术应用的真正场景,也需要同行业企业一起探索。

机会:让中国卓越5G能力走出去

世界看5G,5G看中国。中国的5G发展领跑全球,商用一年多来已建成全球最大规模的5G网络,覆盖全国所有地市,信号“上天入地”;5G用户规模全球第一,渗透率跨过价值增长拐点,撑起了5GtoC的大半片天;赋能产业上,亦开展了超过1000个5G行业应用项目,开始了“从1到N”的复制,令“中国智造”成为可能……在此过程中,中国的5G产业链已经相对完善,积累起从网络部署到行业应用的卓越能力。走出国门,为亚太地区提供经过验证、相对成熟的解决方案可谓正当其时。

以中国移动为例,早在商用牌照发放之际,它便发布了“5G+”计划,推进5G+4G协同发展、5G+AICDE融合创新、5G+生态共建,实现5G+X的应用延展。在全国已建成41万个5G基站(其中含25万个SA基站),在340个城市实现了5G商用,5G用户规模也达到了1.89亿户。

据Paul Lin介绍,中国移动在全国建设了三大产业创新中心,分别专注于不同垂直领域的研究工作。在5GtoB领域,这家运营商全面构建行业数字化服务能力,在过去一年中积极推进100余个集团级龙头示范项目和2340余个省级区域特色项目的建设,构建起5G+AICDE能力体系和九大行业平台,深入拓展5G+智慧工厂、5G+智慧钢铁、5G+智慧矿山、5G+智慧电力、5G+智慧港口等15个重点细分行业。

他分享道,中国移动在中远海运港口厦门远海码头完成了5G网络全覆盖,以此为基础打造全自动化集装箱码头,实现了无人驾驶运输车、远程操控起重机、中控室实时在线监控、智能理货等应用,优化了港口的运营,极大地提升了效率和安全性。再比如化纤制造企业新凤鸣集团与中国移动合作,凭借5G的大带宽、低时延,利用HD和UHD视频监控7微米左右的小浮丝面积,提高了生产效率,使之增收2000万元。

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营销副总裁朱慧敏指出,中国是全球5GtoB的前沿阵地,通过对垂直行业的研究,华为初步识别了远程控制、视频回传、机器视觉、人员和设备定位等四大共性服务需求,并提出了“1+N”的想法,即1个普遍覆盖的宽管道、N维能力按需叠加,后者包括高上行吞吐、精准定位和低时延等。目前,该公司与运营商及合作伙伴一起,已经打造了宁波智慧港口等众多标杆项目。在亚太地区,去年泰国数字经济促进局与华为在曼谷建立了5G生态系统创新中心,旨在促进区域5G创新、孵化行业用例、培养数字化人才。

Rokid首席技术官兼Optics主管Guan Liang表示,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公司致力于以5G+AR服务行业数字化,比如将普通工人变成超级工人、传承工作经验、实现远程协作,已经在瑞飞、国家电网、美的等企业有所应用。他希望未来向更多企业分享其方案,弥合人与技术的距离,在工业4.0时代不让任何人掉队。

“政产学研用”共话亚太5G行业应用:兑现巨大潜力,广泛生态合作是关键

从与会嘉宾们的发言可以看到,亚太地区5G行业应用潜力巨大,且已具备了规模商用的需求和基础。而5GtoB成功离不开政府的统筹和推动、供需两侧共同的场景及价值挖掘、解决方案的联合创新与导入,涵盖“政产学研用”的广泛生态合作正是关键所在。

同时,由于独特的地理位置优势,亚太地区尤其东盟各国“近水楼台先得月”,能够更好地承接中国5G解决方案和生态的外溢。对中国5G产业链上下游来说,这里亦是将自身能力推向海外的一个“桥头堡”,进而通过与世界各地合作伙伴的合作,创造更大价值、分享更多红利。

此次“亚太5G行业论坛”的举行,为各方搭建了一个充分交流、沟通、分享的平台。以此为开端,相信在各方共同努力下,亚太5G行业应用必将跑出加速度,让工业4.0之花开遍全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