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手里的信用卡还香吗?

原标题:你手里的信用卡还香吗?

内容来源:摘自于橙子娱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你手里的信用卡还香吗?插图你手里的信用卡还香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丨刘晨光

作为银行消费信贷的排头兵,信用卡目前整体发展情况如何?扩张步伐会否受到影响?风险情况会否发生失控?这些问题或可从上市银行2020年年报中窥见一斑。

从2020年信用卡发卡情况来看,不论是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还是城商行,在发卡增速上整体有所放缓,但是城商行由于此前基数小,其增长幅度大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另外,信用卡的不良率较2019年有所提高,但相较于去年年中已经有所缓和。

整体而言,从发卡量来看,“两极分化”现象加剧,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已经占据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留给中小银行的空间已相当狭小。

业内人士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年初,信用卡放开透支利率上下限对于中小银行来说或是一个契机。中小银行需要形成自身特色,在特定客群中或者在和互联网公司合作中延伸自身触角。

01

发卡量:大行保守城商行积极,美团等互联网渠道高歌猛进

央行数据显示,2020年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78亿张,同比增长4.26%。总体而言,这一增速数据小于上一年。2019年,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46亿张,同比增长8.78%。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从信用卡发卡量来看,相比于2019年,基本上所有银行在发卡量增速上均有所放缓。

国有大行方面,从已经公布数据来看,整体增速大多有所下滑。其中,中国银行信用卡发卡增速从2019年的12.92%下滑至2020年的5.44%;农业银行从16.5%下滑至8.3%;邮储银行从27.03%下滑至18.32%。

去年,工商银行信用卡发卡量仅仅增长100万张,累计发卡量从1.59亿张微增至1.6亿张。

你手里的信用卡还香吗?插图2你手里的信用卡还香吗?

主要银行2020年信用卡部分指标统计网络

股份制银行方面,同样也存在发卡量增速下滑的情况。

比如,浦发银行2020年流通卡数呈现负增长,而该行2019年流通卡数尚保持着同比17.29%的增速。

平安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信用卡增长量,较上年同期增速均减半。2020年的发卡增速分别为6.5%、4.44%以及11.16%;相对而言,去年同期该数据分别为17.1%、13.04%、24.26%。

相较而言,头部股份制银行的信用卡发卡体量依旧非常大,保持千万级别。比如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和浦发银行2020年累计流通卡量分别为9953.16万张、6424.51万张和4372.22万张。此外,中信银行累计发卡9262.14万张。一般而言,观察累计流通卡数据要优于累计发卡统计,更能真实反映信用卡使用情况。

值得留意的是,作为股份制银行中的一员,渤海银行信用卡既有体量非常小,其在2020年累计发卡总量只有50余万张,但是由于基数低,其发卡增长率非常高,同比增幅超过100%。

城商行方面,信用卡发卡增速也多呈下滑趋势,但在相对速度上则要快于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

比如,上海银行信用卡发卡量处于城商行头把交椅。2020年报显示,该行信用卡获客 165.28万户,同比增长 18.69%;其中通过美团等线上联盟渠道获客超百万户。报告期末,该行信用卡累计发卡 1090.23万张,较上年末增长 21.47%,该行也在城商行中率先实现发卡量突破千万张。

广州银行与江苏银行虽未到千万级,但在城商行中排名靠前。根据2020年年报统计,两家城商行的发卡量分别达到451.21万张和412.66万张。

此外,包括宁波银行、青岛银行、长沙银行、徽商银行、中原银行等累计发卡量均在200万张以上,在城商行中位居前列。

界面新闻记者统计,从新增发卡增速来看,排在前五位的天津银行、徽商银行、北京银行、青岛银行、南京银行,分别达到84.03%、83.64%、76%、56.16%以及48.1%。

排名第一的天津银行2020年新增信用卡发放量48.68万张,但截止2019年底,该行的信用卡只有57.93万张信用卡。徽商银行信用卡2020年增长近111.33万张,而上一年同期该行信用卡增长量仅约为28万张。

资深信用卡专家董峥指出,徽商银行是因为承接包商银行部分分行信用卡业务,所以在数量上出现明显增长。

与发卡量增长相关的是,城商行信用卡交易规模也在持续增长。

如青岛银行在年报中表示,报告期内,实现信用卡交易金额 357.21亿元,同比增长89.31%;盛京银行信用卡交易额达到336.44亿元,同比增长132.3%。长沙银行消费类交易笔数4637万笔,较上年增长88.63%,消费类交易金额522.19亿元,较上年增长41.77%。

董峥认为,城商行发卡量增长较快主要是和区域银行整体发卡量的基数低有着很大关系。由于城商行整体发卡基数较小,在采取一定增长措施之后,相对而言,增长幅度较大行会体现得更明显。

消费金融观察人士苏筱芮表示,部分城商行发卡数量增长幅度较大主要存在两方面原因。一是相比国有大行、股份行而言,城商行信用卡客户的基数较小;二是疫情期间不少大行采取保守型策略,主动放缓信用卡扩张的步伐,而部分城商行的态度则相对积极一些。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多家城商行在年报中表述称,和美团联名发信用卡是增长的重要途径。如天津银行就表示,信用卡透支金额的增长,主要是由于美团点评联名信用卡产品客户规模持续扩大,有效带动该行信用卡透支金额的增长。

在董峥看来,通过美团等互联网渠道能够实现卡量的突飞猛进,但是也要注意后续客户维护,发卡只是一个基础,在这之上,还有客户激活、促进用卡、循环使用等多个环节。信用卡发卡不仅是量的问题,也有质的问题,未来会更多地体现在对应用场景的维护上。

02

不良率:上半年劲升下半年缓和,风险形势依旧严峻

信用卡不良率方面,根据已披露数据的上市银行年报统计,除工商银行和交通银行外,其余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信用卡均有所上升。

其中,工行和交行的信用卡不良率相对于2019年实现一定程度下降。工行不良率从2.21%下滑至1.89%;交行不良率从2.38%下滑至2.27%。

股份制银行中,大多数信用卡贷款不良率都有一定提升。比如渤海银行,信用卡增量较大,但是不良率也较快提升,从2.33%增长至6.26%,翻了两倍之多。

大多数城商行该项指标也呈现上升趋势。如盛京银行的信用卡不良率增长较快,从2.1%翻倍至4.15%。不过,重庆银行、常熟银行等信用卡不良率均有所下滑。

从过去一年的情况来看,受疫情影响,大多数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在上半年达到高峰,下半年出现缓和,不良率有所下滑。

如青岛银行在年报中表示,虽然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发卡速度有所放缓,但下半年发卡量迅速恢复,峰值近10万张。这也和全国信用卡的整体情况比较一致。

上海银行在年报中阐述,报告期末,信用卡贷款不良率 1.74%,较上年末上升 0.11个百分点,较 2020年6月末下降0.10个百分点。

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认为,随着经济恢复,就业稳定,信用卡不良率上升的压力在去年下半年得到相应缓解,信用卡的风险变化形式也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

他指出,今年以来,经济继续恢复,小微企业主体总体稳定,个人消费领域也有一定程度恢复,这些因素都有利于缓减信用卡风险。“随着这些年信用卡发卡量和授信余额的持续高增长,也会带来相应的客户下沉,不过度的客户下沉有利于稳定资产质量,预估信用卡的风险还是处于相对稳定格局中。”

此前,招商银行相关人士在一季报说明会上表示,从2020年信用卡不良生成情况来看,去年二季度和三季度是信用卡不良生成的高点。“与往年相比,今年信用卡不良生成预计会处在相对比较高的水平,但和去年高峰期相比,会有所回落。”

该人士直言,后续对信用卡资产质量的整体判断还要取决于以下两个因素:一是密切观察个人、居民端收入的变化情况;二是密切关注国内就业形势的变化。

董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2020年疫情引发的共债风险对信用卡业务风险起到推波助澜作用,虽然信用卡风险在疫情期间并没有出现失控局面,但仍不容小觑。

“尽管逾期信贷总额得到控制,但是信用卡风险形势依旧严峻。为防范风险,发卡银行一方面要严格执行‘刚性扣减’的监管要求,杜绝‘一人多卡、多头授信’现象,另一方面要对各项违规用卡行为通过降额、停卡的手段达到挤出效应,净化发卡与用卡环境。”他表示。

03

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发卡总量占比96%,中小银行如何突围?

从发卡量来看,行业两极分化现象加剧。董峥判断,2020年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发卡总量已经占到96%左右的市场份额。相对而言,区域性银行所面临的市场空间极为狭窄,规模增长压力持续加大。

天风证券研究团队认为,截至2019年底,7.59万亿的信用卡贷款中,六大行占比 39.1%,9家A股上市股份行占比48.1%,这15家银行合计总额占比87.1%,为信用卡市场的主导者。

具体到2020年,招商银行信用卡交易规模位居首位,达4.3万亿元人民币。而在公布此类数据的城商行中,上海银行排名第一,为1330亿元。总体来说,城商行信用卡交易规模与头部银行存在较大差距。

天风证券研究团队认为,国内信用卡贷款余额已由2008年末的0.16万亿元快速增至2019年末的7.59万亿元。我国信用卡产业已告别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未来信用卡贷款增速将放缓,竞争更趋激烈。

王一峰坦言,从发卡量和活卡率的角度上来看,信用卡的竞争在加剧,其中一些中小银行通过互联网方式,如通过发放虚拟信用卡等来抢占市场。“越来越多的银行开始重视这块业务的发展,重视信用卡业务的消费金融业务,这也使得信用卡的总体供给量相对较大,增加了竞争难度。”

苏筱芮认为,短期来看,信用卡再现高增长的可能性不大,但不排除未来伴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信用卡在使用场景、卡片形态、使用便捷度等方面得到大幅改进与创新,由科技驱动带来的增长空间值得期待。

日趋明显的两极分化之下,中小银行是否还有迎头赶上的空间?

董峥认为,今年年初,信用卡放开透支利率上下限对于中小银行来说或是一个契机。

他认为,该政策并不会出现透支利率的“杀价”现象。发卡银行根据实际资金成本和业务需要,以及市场需求制定差异化营销策略,但是下限会停留在一个市场普遍的定价水平上。

“用户根据自己的需求自由选择相应产品,也为很多中小商业银行提供了在信用卡市场中进行搏杀的竞争空间。”

在董峥看来,该政策主要针对最低还款用户,中小银行在这个群体上或存在操作空间。“对于全额还款能力不足,又不希望出现逾期现象从而导致出现信用不良的这部分用户而言,透支利率的高低对还款成本影响很大。”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虽然部分城商行的信用卡数量“突飞猛进”,但相对而言,信用卡的使用率并没有达到理想水平。董峥指出,不仅要把用户请进来,更为重要的是能够让用户用起来,即信用卡的“活卡率”要高。

苏筱芮认为,信用卡未来的主线仍将聚焦在零售端。旨在通过打造数字生活生态圈来构造自身经营的护城河,大行在科技创新、跨界联名、用户体验等方面具有显著优势,中小行可以选择差异化发展方式,例如定位于本地生活,通过发展精品场景来加大用户粘性等。

王一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信用卡需要持续活跃的交易,更加需要场景和生态,因为它具备小额高频的使用特征。中小银行在做信用卡经营策略的时候,最好不要盲目地贪大求全,更多的是做出自身的特色,在特定客群中或者在和互联网公司的合作中延伸自身的触角,从而创造更好的获客效果。

责任编辑:武晓东 SN241

网络综合整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