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经历过什么自然灾难?

终生不忘的六零年饿肚子难熬的日子。有五八年浮夸风加灭鸟风严重破坏了自然生态,引起五九年特严重的虫灾。水稻正当拔节孕穗时,一棵稻上少则十多条多则几十条稻包虫(三化冥幼虫)约一公分长,将正好要为结稻穗的叶子圈起来吃坏,吃光。农民伯伯穷尽办法,无计可施。(那时少有农药)要么22,3剧毒农药,那时也很少有根本解除不了虫害,后耒用棒挑可是秀肚的稻严重伤害都变逼谷。用瓶子里装柴油糸在脚孛子上拖,等等。结果稻严重欠收,甚至棵粒无收。五八年放开肚皮吃饭,粮食浪费十分严重,粮仓空空如野,五九年粮食严重欠收,鸡鸭魚肉,市㘯基本断供。腹中油水没得,天天簿汤粥,半饥半饱,只要能吃的树皮草根(水花生根)基本吃尽。浮肿病年岑稍大些的死了很多。因此六O年基本没有孩子出生。六一年刘少奇三自一包,四大自由,休养生息,至六三年恢复生机六四年四清四不清,六五年五月份我的一张大字报、、、、、、。

内容来源:摘自于第九楼,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


我是上世纪五九年生人,六十年代初的三年自然灾害,66年的邢台大地震,76年的唐山大地震,都对我的生活造成影响,至于八十年代的洪水地震由于发生地离我的家太远,所以不能算“经历过”


人为的灾害。大于自然灾害。


①我经历过水災,地里的玉米都淹死了,水退后低洼的地方全都是魚。②三年自然災害,实际是飢荒災,全国人都饿得很,饿!③火災,在重庆时单位发生火災,因地形问题,消防車从沙坪坝排到双碑,却无法施救,房子全烧了。④嘉陵江上碰船。星期天单位开铁泊船(可载1千多人)去重庆市参观中苏有关珍宝岛的事,一早嘉陵江上小雨蒙蒙,船开出不久就和合川拉木料的船相碰,同行有死有伤。大概就经历过这几次。


2000年8月4号我的家乡洪涝灾害;事发时正在外地休息,忽然接到朋友电话说家乡发大水,村里家家院子甚至房屋进水;我一听眼眶立即湿了,家里只有年辺的母亲一人,不知如何是好。

我忙打电话回家,得知村里遇到了五十年一遇的水灾,河堤被冲毁,路基被冲断,一个小时之内田地变成了汪洋,积水量己达一米以上。

我想法和朋友一起往家赶,但路都没有了哪里有车?只好几个人相约徒步而行,一路上碰到不少匆匆往家赶的老乡,一个个脸上充满了焦虑,不断袁声叹气。

赶到家时有人止不住哭了,只见洪水中漂浮着树技、死猪、死羊,还有从屋子里冲出的木柜、布鞋;这是比扫荡还凶残的事,有些人顾不上房屋,把藏在家里的钱装身上后连夜跑到了外地避难。


最难忘98年水灾和08年雪灾,刚好都在武汉。98年还在上大学,经常晚上骑车去江边看涨水。08年雪灾一个月雪都不化,天天阴天,好像世界末日。


08年5.12,是我经历的最刻骨铭心的天灾。因为是在震区德阳,地震后半小时还没缓过来不知道咋回事的时候,绵竹什邡的救护车就已经经过我所在公司的门口一车一车往德阳医院送伤员了,东电二重组织的救援队就已经集结前往汉旺东气厂参与救灾了,后来明白是大地震后,我们几个好朋友也马上投入了筹措物资前往重灾区救助伤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后工作……

时至今日,一说到天灾人祸,想到曾经历的那些,不想回忆,不愿提及,不忍书写,惟愿我中华大地,从此风调雨顺,人人安居乐业,无灾无难,永享福祉~


六二那两年我还小,站在河桥的高处观望汹湧激流,从上游冲来的家什时隐时现使人们害怕自然的无情,天气又冷地寒颤饥不裹腹,在茫然中度日延年,可想而知是多么的煎熬,现今旳后来想都不敢想,甚至会不相信。


1968年3月l5日严冬在大多数同志认为己经过去了。白天县政府全部人员按领导安排打扫卫生。实际是铲雪,清政府大院里的积雪。天气热了穿上棉袄毛裤干活都出了一身汗水。内衣都被汗水湿透了。女同事们都讲春天来了,温暖的阳光第一次把热光照在大家身上。大家都是兴高采烈,又说又笑把一冬天的积雪全部都堆积起来了。寒冷的冷地面上居然出现小量水流。那些小水流是太阳照射下,积了一冬天的雪开始融化了。这里冬天气温大都是零下十几度,二十几度,甚至三十几度这都是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今天的天气是最暖和,最热的一天。严寒的冬天这是就要过去了吗?总而言之每个领导以级我们这些一般干部都是这样认为地。天有不测风云,虽知道当天晚上,一场猛烈的暴风雪突然降临!狂风加暴雪一个小时不到政府大院积雪达3O多公分以上!但暴风雪根本没有停的迹象,反而风越刮越大,暴雪也跟大风一样叫上劲了,雪越下越大。气温突然降到零下30多度!天己经黑了,但地面上厚厚积雪反而把夜光改成月光了。我白天高兴的心情一下子荡样无存。只好呆在屋里吧,早点睡觉是最好选择了。我还没有脱衣门突然被重重敲响,很急很响。开门一看是我们单位哈布哈克同志。小张快走楊峰禄县长有事找你。我赶紧去到杨县长办公室,楊县长见到我说,给我县运炸药的四辆卡车现在那个位置不清楚。县大队聶指导员以经带一个班战士出发去找了,现在风雪太大可能会出现问题。你和哈布哈克两人立即出发,去找聶指导员和四辆炸药车。到县供销社带上并干,面包,四辆汽车司机和回名押车战士,在这样天气下没有吃的不行。县上今年最好的一匹马我叫人给你准备好了,哈布哈克骑上县政府驾马车的那匹马,你们立即出发。接到任务,我和哈布哈克立即出发了。我们带上一麻袋并干,一麻袋面包冒风顶雪上路出发了。县城的路雪虽然很厚但骑马还算可以。但一出县城雪太厚了!马迈不开步子了,只能穿跳的走,我们两人不知从马背上跌掉多少次。亏是穿的厚,皮大衣,皮裤子,皮帽子,皮手套。加上雪厚跌下马也摔不病痛,摔不坏。脚上穿的毡筒早被雪莫过了。马真是世界上最好的马,不管你跌下多少次,它都不会跑,一动不动的等你,骑上它又往前窜跳,滿身的汗都变成冰渣子了。我们也很心疼自己的马,能走的时候就牵着马走上一段路。到达柳树沟己经是夜黑里2点多了。见到前面聶指导员和一个班的战士。他们是军马但都躺在地上,都累坏了。平时一个小时多的路,今晚用了5个小时!我们的马还行,与聶指导员和战士们告别后我两又继续前行。第二天早上我们到达锅底坑山上面,山顶上没有雪被大风刮跑了。为了更好的发现炸药车我们在山顶上一直走,从高处往低处看,突然看到解放车的驾驶室车顶。这里离车有2公里左右路程吧。我们俩人赶紧过去。你们能想到吗?昨天晚上暴风雪将四辆卡车全埋掉了只剩下驾駛室顶还没埋掉。四个司机师傅和四个押车战士都很好没有冻伤。这就是阿勒泰地区开车师傅的经验了。他们把油箱里的汽油加在喷灯里,用喷灯取暖这是最高明,最有效的办法了。加水桶灌上雪,喷灯烤水桶,喝的水也有了,驾驶室也暖和!把并干,面包给了他们。然后叫他们等待救援。我和哈布哈克开始往布尔津县找人来救援。到达布尔津县政府后,他们派了移山12O拖拉机,带上大爬犁,三桶汽油。拖拉机前面装有推土铲,为了推雪开路。任务算是完成了。可惜地是我俩人的坐骑也累垮了,只能留下她们俩,我们得跟拖拉机一块走,四车炸药安全运到哈巴河才算完成任务。3月15日这场暴风雪给哈巴河牧民也造成极大损失,几万牲畜被冻死。县上干部85%人员都派到牧区,抗灾保畜。谁能想到春天来的太迟了!本人亲身经历,有记错地方,希望帮助纠正。


地震

就在前几天我所在的城市发生了地震。好在震级轻微。

当时我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突然感觉房子有轻微晃动,猛然间就精神了。事后想想真的后怕。

人类在面对自然灾害的时候真的很脆弱,希望大家爱护环境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