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住房保障体系 帮助困难群众安居

如今,在全国,越来越多的家庭通过保障性住房解决了居住问题。国家层面正在加快构建以公租房、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为主体的住房保障体系,精准保障不同困难群体的住房需求。一个个家庭享受到住房政策红利,实现了“住有所居”的梦想。

住进公租房 困难群众圆了安居梦

“现在,我们不用住平房、不用烧炉子,公租房小区环境好、物业服务更好,住得很舒心。”因家庭变故,青海省西宁市的市民马卫东过了二三十年“租房客”的生活。“那些年,房子刚租满一年,房东要涨价,我们就得搬,不知道因此搬了多少次家。”马卫东称,之前的那段日子就像在这个城市“东躲西藏”。如今,马卫东承租西宁市公租房,入住该市百韵华居小区,他和妻子才有了一个安稳的家。

随着公租房供应规模的增加,像马卫东这样的城镇低保、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基本实现了应保尽保。截至2020年年底,800多万困难群众住进公租房,还有累计2200多万困难群众领取公租房租赁补贴。

公租房建设取得积极成效,得益于政策的不断完善。公租房政策经历了3个阶段:1998年至2010年,主要发展廉租住房,部分城市开工建设了公租房;2010年至2013年,廉租住房与公租房并行发展,以公租房为重点;2014年以来,廉租住房与公租房并轨运行,统称为“公租房”。

公租房在做好兜底保障的同时,也在向规范化、专业化管理迈进。此前,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财政部制订推行政府购买公租房运营管理服务的试点方案,确定在浙江、安徽等8个省(区)开展试点,提升公租房管理和服务能力。2019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共同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发展公租房的意见》指出:积极实施政府购买公租房运营管理服务。有条件的地方要逐步推广政府购买公租房运营管理服务,吸引企业和其他机构参与公租房运营管理。明确购买主体,合理确定购买内容,将适合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提供的公租房运营管理服务事项纳入政府购买服务指导性目录。公开择优确定承接主体,规范服务标准,全面实施绩效管理,切实提升公租房运营管理专业化、规范化水平,增强群众满意度。

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 帮助新市民安居乐业

在福建省福州市数字内容产业园内,两栋制鞋企业旧厂房在企业外迁后一直闲置。未来,这两栋闲置厂房将翻新改建为公寓,面向园区员工出租。近年来,在人口净流入的大城市,诸如此类的闲置厂房改建或是利用低效工业用地、产业园区配套建设用地及自有用地新建的保障性租赁住房开始规模化发展起来。

2019年年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署在广州、南京、苏州、杭州等13个城市开展完善住房保障体系试点工作,大力发展政策性租赁住房,由政府给予政策支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引导多主体投资、多渠道供给,主要利用存量土地和闲置房屋建设,坚持小户型、低租金,解决符合条件的新市民、青年人等群体的住房困难问题。2020年,试点城市与中国建设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3年内提供3000亿元贷款支持。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要求,扩大保障性租赁住房供给。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作为今年经济工作的重点任务之一。新市民、青年人等群体聚集的大城市,在政府给予土地、财税、金融等政策支持下,村集体经济组织、企事业单位、房地产开发企业和住房租赁企业、产业园区等各类主体积极参与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促进解决新市民阶段性住房困难问题。

面向“夹心层” 共有产权住房满足购房刚需

“北漂”12年后,杨延丽终于在北京安家。2017年12月,她签下朝阳区锦都家园的一套两居室,成为北京市首个共有产权房项目的首位签约者。杨延丽2006年来北京读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继续留在北京工作,但商品房价格太高买不起,获得保障性住房更是奢望。2017年9月,同事告诉她,北京新推出了共有产权住房,有30%的房源提供给“新北京人”,她没想到政策变化这么大,之后一直关注共有产权住房项目进展。第一个项目锦都家园一开始申购,她就立即在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网站上提交了申购资料,最后终于如愿拥有了自己的住房。

2017年9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支持北京市、上海市开展共有产权住房试点的意见》印发,支持北京市、上海市深化共有产权住房试点。2017年9月底,北京市出台《共有产权住房管理暂行办法》,明确共有产权住房面向户籍无房家庭和符合条件的非户籍家庭供应。2018年9月底,上海市进一步扩大共有产权保障住房受益面,将持证年限较长、学历层次高、符合上海市产业发展导向、为上海市经济社会发展作出贡献的非户籍住房困难家庭有序纳入保障范围。在北京、上海两市的示范引领下,广州、南京等城市结合本地实际也发展了共有产权住房。

共有产权住房降低了购房门槛,构建了面向有一定经济承受能力但买不起商品住房群体的住房保障体系。“从政府投入角度看,共有产权住房是一种可持续、能够大规模建设的保障方式。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等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应加大共有产权住房投放数量。”北京工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君甫表示。

解决好住房保障问题,是实事也是难事,必须从顶层设计和制度框架上不断完善,从执行落实上打通最后一公里,才能让党的好政策惠及千家万户,让人民共圆幸福安居梦。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