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招标尘埃落定,竞争格局风云再起

                       

C114讯 8月13日消息(特约作者 老解)2021年,是中国5G商用的第三年,也是5G网络进行大规模建设的第二年。随着四大运营商2021年5G基站招标结果陆续公布,相较于2020年,国内5G市场的竞争格局又出现了一系列新的变化和动向。

一、第四大通信运营商中国广电正式入场

6月25日,受中国广电委托,由中国移动代表中国广电和中国移动启动了700MHz基站设备招标,这表明手握第四张5G商用牌照的中国广电终于整饬一新,以国内第四大通信运营商的身份正式入场5G建设和5G运营。

700MHz基站设备招标首期规模达到48万站,在招标结果公布后将按照两年时间内实现网络全覆盖的建设计划推进建设进度。在7月举行的全国5G行业应用规模化发展现场会上,中国广电董事长宋起柱表示,中国广电正在加快推进5G网络建设和放号运营准备工作,力争尽早面向政用、民用、商用等多场景需要提供差异化服务。

按照中国广电与中国移动在今年初达成的5G共建共享合作协议落地方案,中国广电应“从700MHz 5G基站接入中国广电核心网或其指定的传输节点后第二个月开始”,按照基站数量向中国移动支付无线网运行维护费和传输承载网使用费。因此,为了尽快实现营收以向移动付费,中国广电有可能等不到700MHz网络全部落成,就需通过有偿共享中国移动2G/4G/5G网络的方式,在年内启动192号段的5G放号商用。

中国广电192号段的5G放号商用,毫无疑问将加剧移动通信用户市场的竞争力度。按照工信部数据,截止到今年6月底,我国移动电话用户总数已经达到16.14亿户,仅同比增长了1.2%。这也意味着中国广电的192号段放号,将主要围绕着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存量市场来争抢5G用户。

按照三大运营商的公布数据,截止到6月底我国的5G套餐用户总数已经达到4.95亿,占比超过30%,但工信部统计的5G手机终端连接数却仅为3.65亿;也就是说虽然有近5亿用户考虑到套餐资费的性价比转向了5G套餐,但其中却有1.3亿用户没有意愿或没有能力使用5G网络。因此,对于新入运营商中国广电来说,采取怎样的资费政策和业务模式来吸引现有三大运营商的存量用户转网到192号段的5G网络,将成为其入场之后所面临的严峻考验。

虽然中国广电一直将5G NR广播作为可与三大运营商形成差异化竞争的“杀手级“应用作宣传,但在家庭电视开机率日渐下滑,以及各类视频APP争抢用户注意力的当下,用5G手机看电视、听广播无论如何都很难成为可以吸引用户转网的刚需。

因此,中国广电要想在To C市场上站住脚跟,利用700MHz网络低成本、广覆盖的优势,抢先一步将5G网络部署到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尚不及覆盖的城市近郊及县乡镇等区域,再辅以更为激进的资费政策,从5G网络的可及性及5G资费的可负担性两方面入手牵引三大运营商的4G存量用户转网到192号段,或许才是中国广电当前能走得通的、可与现有三大运营商形成差异化竞争的5G To C发展之路。

当然,如果中国广电的入场策略是按照宋起柱董事长所讲“力争尽早面向政用、民用、商用等多场景需要提供差异化服务”,将“政用”场景放在第一顺位,并且主打5G NR广播“宣传主流核心价值观”应用,那将是另一场触及现有三大运营商灵魂深处革命的竞争了。

二、5G建网更趋低频化和低成本化

2020年的5G基站招标和大规模建设以中高频段为主,中国移动获颁的频谱是2.6GHz和4.9GHz,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是3.5GHz,为了实现地级以上城市的5G覆盖,按照工信部的数据统计,三大运营商截止到2021年上半年已累计开通了96.1万个5G基站。

由于中高频段具有容量大、性能好,但覆盖范围小的特点,如果下一步规划将5G覆盖范围由地级城市向下扩展的话,三大运营商需要投资建设的5G基站数量仍将居高不下,但其容量和性能却有可能在城镇郊区和县市乡镇得不到充分的利用。

因此,低频建网成为2021年5G网络建设的重点。中国移动抢先一步和中国广电达成了700MHz共建共享的合作协议,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一方面在各种场合呼吁参与700MHz频段共享,另一方面也向工信部申请到了在2.1GHz上建设5G网络的频段许可,以与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的低频建网策略相抗衡。

低频建网的诉求对应的是三大运营商不堪重负的5G投资压力。根据财报统计,截止到2020年底,三大运营商累计用于5G网络的固定资产投资已达2162亿人民币,并且预计2021年全年还要继续投入1847亿人民币。另外,由于支持中高频段的5G基站对功率要求较高,其能耗超出4G基站3~4倍。在当前5G手机终端连接数仅为4G两成左右的经营状况下,这些高频段、大功率5G基站居高不下的采购成本和后期运营成本,无疑将成为运营商寻求5G盈利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而从已公布的700MHz和2.1GHz招标结果来看,仅就应用范围最广的华为5G设备而言,其在700MHz和2.1GHz上的报价相较去年的2.6GHz和3.5GHz分别下降了50%和36%,这就意味即使同等规模的建设需求,中国移动的固定资产投资将相应节省50%,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将节省36%,更何况要满足同等范围的覆盖需求,所需低频基站的数量也远远小于中高频基站。

因此,由于采用低频段建设5G网络的策略,四大运营商在2021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和运营成本压力将大大减轻,这将使得运营商有余力进一步加快5G网络全国覆盖的建设进度,同时也将可以追加在5G应用上的研发和推广投入,推动5G建设与5G业务协同发展,良性循环。

三、5G设备厂商份额更为集中

作为中国5G领先全球的标杆性企业,华为和中兴此次在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的700MHz联合招标中获得了91%的市场份额,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2.1GHz联合招标中又进一步将中标份额提升到92.44%,其市场集中度相较于去年的86%和88%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在美国当局的无理打压之下,作为国产品牌全球化代表的华为和中兴在海外市场上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封堵,全球5G网络建设启动之后,此前在欧洲通信市场占据优势的华为和中兴却连续被英国、瑞典、意大利、罗马尼亚等国政府排除在5G设备供应商名单之外,甚至其4G设备也面临被逐步拆除的风险,由此也导致华为和中兴的海外市场收入持续锐减。

所以,在国内5G市场上给予华为和中兴更多的市场份额,以支持国有品牌厂商维持研发投入继续保有竞争实力,就变成了四大运营商无法推卸的责任,因此由华为和中兴占据国内5G市场9成以上份额的市场格局预计将逐渐得到固化。

但由此也将造成华为和中兴对于国内市场依赖程度的加深。以华为为例,其最新公布的2021年上半年业绩显示,运营商业务营收1369亿,同比下降了14.2%,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国内运营商的5G设备招标启动比去年晚了三个月延迟到下半年所致。

我国已开通的96万个5G基站全球占比超过七成,因此华为仅凭国内市场占有率的优势就可在全球5G设备厂商中排名第一。但在四大运营商完成5G网络超前建设的目标之后,势必会迅速降低建网投入规模,而海外市场,特别是欧洲市场则将接力启动大规模的5G网络建设。届时,如果华为仍不能突破美国封锁,那么是否还能在中外市场5G网络建设此起彼伏的节奏中一直保有市场领先地位?更进一步的,仅靠国内5G市场,能否支撑其现有的营收规模和研发投入水平?这都是华为必须要面对的考验。

从另一个角度看,5G基站设备份额过度集中于华为和中兴,在美国当局的持续打压之下,如果其芯片等关键元器件供应受到进一步的限制,是否会因供货能力不足而影响到国内5G网络建设进程,这也是四大运营商及相关5G产业需要考虑的风险。

【结语】

我国的5G网络建设速度和规模已领先全球,随着700MHz和2.1GHz低频建网的启动,预计这一领先优势还将继续扩大。此外,中国广电作为新运营商推进5G新号段的商用运营,也将在5G用户市场掀起一轮新的竞争浪潮,进而推动5G业务的创新和发展。在2021年5G设备招标尘埃落定之后,中国5G跨步向前的步伐无疑将迈得更大、走得更快!(本文作者老解为资深通信业人士)

(声明:刊载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花瓣娱乐  软件下载

相关内容